•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还看今朝>> 第六十四节 肥羊,万事有我
    分享到:

    第六十四节 肥羊,万事有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细密平稳的呼吸声,羽扇般的睫毛,已经从苍白中恢复了一丝红润的玉靥,大概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睡一个安稳觉了,想到这里沙正阳都有些心疼。

        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一直生活在温室中的乖乖女,突然一下子被打入深渊,沙正阳都不知道大半年来顾湄是怎么挺过来的。

        考研可能的确是顾湄内心的想法,但是其真实意图却是想要寻找一个能带给她安全寄托她新网的象牙塔,就像她大学四年那样无忧无虑,只不过这也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沙正阳不知道顾湄是不是就处于这种梦想幻灭之后的纠结中煎熬过来的。

        他觉得躺着有点儿身体发僵,想要动一动,但是顾湄的胳膊把他搂得很紧,沙正阳不敢再动。

        他不忍心把顾湄惊醒,能让顾湄多睡一会儿,他可以忍受这短暂的不适。

        就这样在迷茫纷乱的思绪中,沙正阳又睡着了过去。

        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眼前那张俏靥就这样面对面的注视着自己,目光里的不舍、宁静和坚定。

        “怎么了,小湄?”沙正阳撑起身来,靠在床头。

        “没什么。”顾湄重新把脸贴在沙正阳的胸前,闷声闷气的道:“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什么都知道了?”沙正阳心中微微一震。

        “你心突然跳得快了,我感觉到了。”顾湄没有抬头,仍然让自己脸贴在沙正阳胸膛上,似乎是在数数,“我家里的事情,我爸的事儿。”

        沙正阳沉吟了一下。

        他不想撒谎,而且也没有必要,顾湄有她的担心和顾虑,这沙正阳可以理解,但是如果看到顾湄变成这样,那就是沙正阳无法容忍的了。

        “我知道了一些,小湄,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无需在其中背负太大的压力。”

        沙正阳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来排解顾湄内心的压力,这种干巴巴的话语没有多大用处。

        “正阳哥,你不知道,我爸对我一直很好,这么多年,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他一直很爱我,哪怕他娶了那个女人,生了孩子,但是他还是最爱我。”顾湄喃喃自语,“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原来是不爱打牌的,就算是要打,也只是偶尔消遣一下,……”

        对顾湄说的这些,沙正阳也无从回答。

        娱乐和赌博,本身就很难界定一个界限,自控能力强的,大一点儿也不会出大问题,自控能力弱的,那么小的输赢一样可以让他如痴如醉。

        顾泽成具体如何坠入彀中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爸在外边欠了太多的钱,除了那些‘水钱’外,还有上百万是我爸的朋友的,他们找上门来,我无法面对,他们都是我爸多年的好友,许多都是看着我长大的,……”

        沙正阳感觉到自己胸前一阵温热的湿意,轻轻的拍了拍顾湄的裸背。

        “我后来都不敢去上班了,那些人找到单位上,大吵大闹,……”顾湄的声音越发低沉,“有的去了公安局报案,但是公安局没有受理,说是私人借贷,问题是总要面对,我爸只在电话里和我说他在广东想办法,但是我知道他是在那边躲债,而且……”

        顾湄不傻,她当然知道自己父亲现在的情形是不可能有人借钱给他的,那是一个无底洞。

        事实上在娶了那个空姐之后,父亲生意上的事情就基本上每况愈下了,完全是在吃老本。

        当然几百万的老本慢慢吃完全够用了,但是一旦沾了赌,那就没有深浅了。

        现在顾湄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父亲躲在广东不敢露面,那位空姐现在也有些后悔了,想要脱身,甚至连那个才三岁的孩子都不想要,问题是顾湄却没法脱身,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半年多时间,她就是这么熬过来的,但是她觉得自己精疲力竭,都快要崩溃了。

        尤其是春节前后,那些逼债的几乎要随时随地把她跟着,就是要逼她去把她爸叫回来。

        问题是她爸根本就不会回来,哪怕在外边讨口,也不敢回来,那些“放水”的一旦野起来,那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沙正阳抚摸着顾湄温润的肩背。

        低泣的女孩只有在他面前茶会彻底放下一切,而在外人面前,顾湄仍然竭力维持着她光鲜闪亮的形象。

        只不过顾湄的衣着还是暴露了一些,她的衣衫基本上都是一两年前的,虽然打理的很干净整洁,但是对于一个会时尚的女孩,这显然不是来见情郎的装束。

        女孩瘦了不少,让肩胛骨略显突兀,而脸颊的酒窝也越发明显,和当初时的丰润大相径庭。

        很显然这几个月内的煎熬让她身心俱疲,难以承受。

        原来那个炽热如火活泼娇俏的女孩子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脆弱绝望和孤独敏感的女人。

        沙正阳感觉再继续这样下去,恐怕顾湄会真的完全变一个人。

        哪怕日后他父亲的事情解决了,恐怕也难以修复她内心的伤害,让顾湄不再是往日那个单纯可爱的顾湄,这是沙正阳不愿见到也是无法容忍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顾湄匍匐在沙正阳的胸膛上哽咽着,“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都快要把我憋死了,我一天都不想在嘉州呆了,可我到汉都,那些人神通广大,很快就会找到汉都来,上一次我来汉都,……”

        “他们还能找到汉都来?”沙正阳吃了一惊。

        倒不是担心自己和顾湄住在一起,男未婚,女未嫁,睡在一起谁也管不着,他只是惊讶于这些人的能耐,怎么能找到汉都来?

        虽然说那些所谓道上的角色似乎各地都有联系,但是要说能耐大到这个程度,似乎也有点儿夸张了。

        “嗯,上一次我来汉都见你,很快他们就知道了,你走了之后第三天就找到了我,……”顾湄鼻音有点儿重。

        “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吧?”沙正阳问道。

        “嗯,一个人坐火车过来的。”顾湄回答道。

        “那你告诉了在嘉州那边的人么?”沙正阳追问道。

        “没有啊,哦,汤怡问了我去哪儿,我说到汉都朋友那儿去呆两天,……”顾湄吃了一惊,抬起头来,“她不会的,……”

        汤怡就是顾湄的那个后母,其实只比顾湄大三岁。

        虽然最初顾湄很不待见这个据说是当年选美季军后来又当了两年空姐的女子,但是这位汤怡却很会讨好人,很快就把顾湄这阵没多少心机的女孩子给搞定了,二人关系处的不错。

        哪怕在在顾泽成出了这种事情之后,两个人也有点儿相依为命的感觉。

        沙正阳在内心冷笑。

        放高利贷的不是警方,没那么大的能耐,能在一两天之内就能找到顾湄的行踪。

        这年头监控都还没那么发达,网络也不发达,就算是警方都没有那么厉害,除了有人传信,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只是这帮人扭着顾湄不放,肯定是有所图。

        照理说顾泽成被他们榨干了,像顾湄这种女孩子就算是长得漂亮,但是你要说能从她身上榨出多少钱来,似乎也不大可能,除非知道底细。

        “小湄,你和你那位后母说起过我么?”沙正阳冷静的问道。

        “嗯,说起过一次,就是你上次买给我的首饰。”顾湄抬起头来,点点头,“可我也没说你是干什么的,就说你是搞企业的,没说其他,她也没深问。”

        “那后来她还问过你么?”沙正阳知道这可能有些伤人,但是但是却不能不问。

        “嗯,春节前我来汉都时她又问过我是不是到你这里来,我说是。”顾湄回忆道:“后来我来了汉都,她给我打传呼,我当时没听到,都是第三天我才发现,然后给她回了,然后……”

        “然后就有人找上你了?”沙正阳舒了一口气,“那些人没怎么你吧?”

        “没有,只是缠着我,让我去把我爸找回来好好谈一谈,要么还钱,要么就得要有个说法。”顾湄有些紧张的道:“我觉得汤怡不会……”

        很显然这些放高利贷的家伙已经从汤怡嘴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知道顾湄背后应该有一个“凯子”,或者说肥羊。

        顾湄的确长得很漂亮,而且又是大学生,那么能够送价值不菲的国际大牌首饰,肯定不是一般的肥羊,而是值得下手的肥羊。

        汤怡既然是干过空姐的,自然也认识这些诸如lv、卡地亚、梵克雅宝这一类的首饰,如果顾湄嘴上再不注意,那就更简单了。

        “你告诉汤怡说这一次来找我了么?”沙正阳越发冷静,把顾湄搂在怀里。

        他感觉到顾湄身体在微微颤抖,想要挣脱自己怀抱,显然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然后探手沿着顾湄颈项下滑,握住那团软肉,轻轻揉捏着,用这种方式来慰藉和放松对方,“没事儿,万事有我。”

        被沙正阳有些粗鲁的动作却释放了一些紧张的情绪,顾湄轻轻嗯了一声,“我说了,她劝我来你这里放松一下,问我你住哪里,我说不知道要到了才知道,她说到了之后给她打电话报平安。”

        沙正阳心中评估,毫无疑问这个汤怡已经和那些放高利贷的有了默契,或者说就是合谋了。

        知道顾湄背后有个还能榨出不少钱来的男朋友,那么自然不会放过。

        不过这帮人没有动顾湄,这让沙正阳也还算松了一口气,不至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至于说高利贷,这种事情貌似是禁绝不完的,二十年后各种变着花样冒出来的各种贷,一样让无数人中招。

        而且你顾泽成既然中了招,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止损”。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还看今朝》章节( 第六十四节 肥羊,万事有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还看今朝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