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68章 两纸的书信
    分享到:

    068章 两纸的书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银婆婆让我去修炼下斗法之术,我先去了哦。”

        将那破旧曲元袋交给了周舟,东方羽儿柔声着,和他依依不舍地暂时告别,去了半山。

        她临走,有些欲言又止,却终是含着轻笑。

        “这样多好,正常多了。”

        周舟嘀咕两声,目送着东方羽儿的流光,伴着羽衣的仙影,渐渐不见。

        坐在水潭旁,扯下布鞋、卷起裤管,将双脚浸在清凉凉的潭水里,舒服的轻吟了两声,将刚从东方羽儿那里得来的曲元袋拿在手边。

        倚着天使蛋,迎着阳光,放松着心神。

        沈老头给的曲元袋已经十分破旧了,上面还有些油渍,仔细闻的话,还有那老头经常喝的酒水味道。

        上面的灵识很微弱,老头毕竟本领低微,灵识也不太强的。

        心将曲元袋的口子拉开,周舟也是被玫画捉弄怕了,担心里面会突然蹦出只毒虫,或是暗藏了什么法阵陷阱……

        “还真是被玫画折磨惨了,沈老头懂什么阵法。”

        周舟洒然一笑,将曲元袋拿在手中,灵识弹入其中,却突然愣在了那。

        感觉这袋子,莫名地沉了。

        微风吹开潭水的褶皱,也吹开了淡淡的雾气,水潭边缘的阴影中,山崖在里面轻轻地招摇。

        手在曲元袋口边一抹,多了两片暗黄色的纸张。

        是一封书信。

        纸是道符纸,乃是用一种千层木的树叶炼制而成,常用做符咒的承载。沈老头将一些蝇头字写在上面,倒也是奢侈了一把,浪费了两张符箓。

        那些字歪歪扭扭,应是老人老眼昏花,写的很多地方错了行、歪了列,但大体意思还是能看到的。

        ‘周子亲启。

        没想到我这个老家伙会给你这么多东西吧?哈哈哈,反正我也是半截身子入土,没几年就要去投胎了,这些东西与其便宜了那些路过的修士,给我坟头遭殃,还不如扔给你,拿去玩吧。∝∝∝∝,m.▽.

        我这一辈子,前面一直在想着要成为仙人,后面一直在攒金攒银,想攒够了就去买颗道融丹。

        但等我攒够了,又明白了。

        多活这一百年,少活这一百年吧,有什么不一样的?守着这个店,也只是再多一些光阴罢了。

        你不一样啊,你比我有出息多了,这么年轻就成了道融,我还听坊长你来着,你以后肯定是个大修士、大仙人。

        我活了这么久,没有什么可以跟别人吹嘘称道的事。可现在有啦,咱们爷俩认识了一场,我吹牛的时候,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敢取笑了。哈哈哈。

        子啊……以前听一位高人过,仙是什么?一个人站在山上,这就成了仙。可仙到底,也是人,不过是比普通凡人站的更高的人,又有什么不一样?

        妖巫灵精,也是同一个道理吧。我境界低,也就胡的,你可别乱信。

        你总是劝我,要让我回去看看。我回去看什么?父母亲友都已经入了黄土、下了黄泉,也就我一个人还活着。

        不过,我总归还是想回去的,这件事,就交给你吧。袋子里面的这些可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就当是给你跑腿的报酬了。我们这是合理的买卖,可别觉得亏欠了我什么。’

        读到这里,周舟哑然失笑,笑中多了些释然,目光中却多了几分怀念。

        仿佛看到了沈老头在坊镇上的酒肆,翘着二郎腿、喝着粗茶水,和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吹嘘着修道重重、因果如何……

        又翻到了第二页纸,还是那歪歪扭扭的蝇头字。

        继续看,那老头像是在交代身后事。

        ‘……那几个老家伙拿了我的好处,会帮我处理好尸骨,你什么时候在镇上路过的时候,就捎着吧。再什么时候有空了,捎我回去就行了。

        我老家在南瞻部洲的东海之滨,是个很美的地方,我在里面画了地图,你对着应该能找到的。

        你就带我在那边看一看,不要把我放到祖宗的坟地,我没给父母敬过孝,是不配进去的。就看一看,看一看就够了,不要多做什么。再把我的魂和灰,都撒在那片海里吧。

        不能,就算看透了这些,也是不能的,着就让人又不想就这么死了。

        你在这里的时候,也总是在看着远方愣神,你要是跟我一样,也是为了寻仙修道出了家门,趁着自己父母健在,就多回去看看。你有修为,比我强很多,但子啊,谁都有走不动的一天,别等那时候再后悔什么。

        子,咱们结识一场,也是缘分,你听老头我一句劝。行走在中土世界要多长个心眼,少管闲事。我看你心肠也是热的,但人心险恶,你还年轻又不太懂的。

        记住了,可别等吃亏再后悔,可没什么仙丹能治这后悔的毛病。

        这纸金贵,我就不多跟你絮叨了。修仙讲求法财侣地,我能给你的也就这些破烂,你要是嫌弃就扔了,别让我知道就行。

        你要记住我的名字啊,我叫沈从仙,这是自己取的。可别忘了……要是人死了,也没个人念想着,鬼差是不让上望乡台的。

        多回家去看看,没什么抹不开、放不下的。

        沈老头,留。’

        周舟双手将那两页纸抓的褶皱,低头抵着额头,佝偻着身子。

        水潭水面荡漾着轻轻的波纹,那白雾越发稀薄……

        坐在那里的青年男子,红了眼眶,模糊了视线,染湿了那两张道符纸,轻吸着清凉的空气。

        恍然间,他背后的白色巨蛋变得有些模糊,一双白皙的手臂轻轻地在后面抱住了他,但他,却没有察觉到什么。

        那道浅浅的身影,虚幻若云烟。

        那双微微张开的白色羽翼,也像是周围白色的迷雾凝结而出的,不像是真的。

        等风吹散,仔细去看,白色巨蛋依然立在那,她的身影,却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周舟吸了口气,抽抽鼻子,却是已经恢复了许多。

        ……

        半日后。

        叮铃,叮铃。

        周舟的曲元袋上多了两个铜铃,这是沈老头给他的那一堆物件中,品阶不高,但却很是灵巧的一件三阶法器,效用是让人神情目明,略微增进灵识的灵敏感应。

        他走在药谷之中,呼吸着草木芬芳的空气,目光比之以往更多了几分坚定。

        修道,成仙,长生,归家。

        这便是他要走的人生路。可能,自己也会在哪个阶段被卡住,哪个境界过不去了,但至少要努力去尝试下,才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吧。

        “老头,我比你强,你这胆鬼不敢回去,我可是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

        周舟攥着那破旧的曲元袋,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他腾到了自己曲元袋中,这个袋子里面就装了那两纸书信。

        将曲元袋在面前晃了晃,叹了口气,嘴边露出了些笑容,也将它收到了曲元袋深处,放在了天使蛋旁边的角落。

        保重啊,沈老头。

        还有,可别等哥下次路过,去收你骨灰的时候……

        你还没挂,那多尴尬。

        正有不合时宜的如此想着,突然有两名师姐驾着法器从天边而来,却是那两位经常和他送饭菜的药谷弟子。

        “周师弟!你快些去看看吧!你那草庐着火啦!”

        “嗯?”周舟愣了下。

        怎么回事?那边可是周芷燕精心布置了许久的香舍,他也很是喜欢的。

        身影直接窜了出去,周舟还不忘回头喊了声:“两位师姐飞的快就帮忙先去救火!怎么就着火了!”

        那两名翠绿罗衫打扮的师姐对视一眼,又扑哧一笑,那边的火她们可救不了。周舟十万火急地跑向草庐,灵识先蔓延了出去,却是没见有火光和烟雾,反倒是看到了两道在草屋旁互相拼斗的身影。

        东方羽儿又对上了二师姐妍兮,旁边还有个像是在加油呐喊的芷燕。好像不是加油呐喊,周芷燕在喊着她们两个停手,别打坏了里面的家具物件。

        这……

        周舟步子瞬间就慢了下来,很悠闲地朝着那边走着,顺便研究下如何用灵识在体外构造太清杀阵。

        手指滑动,在身旁画下了一道道浅痕。

        这门阵法神通,却是难掌握的很。

        草庐起火什么的,他有什么办法……

        ……

        几日后,神情有憔悴的周舟,趴在了大师兄竹楼的竹床上,抱着枕头不肯起来。

        “师弟,你真要去那边?普通的杂役弟子可都是躲着的。”

        归鸿子坐在竹桌旁,调弄着琴弦,他笑道:“你要是真想赚些门内的贡献,可以有其他轻松的工活。药谷那么多奇花异草,都是需要人悉心照顾,何必舍近求远。”

        门中尚未拜师的杂院弟子,也称为杂役弟子。除了每月可在各峰杂院中领一些修行用的粗劣丹药和材料,也能通过做些门中的杂役,在各峰领取奖赏。

        啪!

        周舟脸埋在枕头里,双手在头合十,连连摇晃:“大师兄算我求你,赶紧帮我脱离苦海,让我离开那个修罗场吧!”

        “哦?”归鸿子似笑非笑,“她们几个相处的不太愉快吗?”

        “白天打、晚上打,就没个安生的时候啊!那妍兮还要看着我,怎么也搬过去了!那草庐就那么大地方啊!”

        周舟长长地叹了口气,四开八叉地躺在了竹床上,眼前闪过了一幕幕的光影,这几日修行都被强行怠慢了!

        比如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就会看到自己身边蜷缩着一个,或者两个身影。东方羽儿有那面纱遮掩气息,倒是很容易就能接近他身旁,周芷燕又是怎么过去的?

        他也是个男人啊。

        这也就算了,周舟站在那做早课,也就是对着初升的太阳星修行。

        东方羽儿会给他撑一把伞、周芷燕会拿一把扇子在旁边为他轻轻扇风。这也就算了,毕竟是齐人之福嘛,别人羡慕还羡慕不来。

        可这种境况,绝对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演变成‘焦火扇’大战‘青萝伞’,搅动的天地元气大乱。

        再找条河烤几条鱼吃,当周舟将第一条鱼烤好之后,那两双可怜巴巴的大眼,就那么眨巴眨巴地看着,他先给谁?

        也只能低头吃了,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然后东方羽儿和周芷燕,又会为那一两条可怜的鱼大打出手,在妍兮热情帮忙下,斗的个风生水起、你死我活……

        水火不容啊简直!

        周舟不管躲到哪儿,都会有东方羽儿和周芷燕的无处不在的美丽身影。

        更可怕的是,作为外援的妍兮出场率,也是在八成之上!

        东方要好好照料他,让他安心修行;周芷燕是要看着东方羽儿,免得她偷腥。周芷燕身边还总是跟着一个妍兮,这三师姐是,要好好看着周芷燕,免得她吃什么亏。

        这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叫一个如影随形。

        几日下来,周舟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遇到几个杂役弟子临近峰上有‘好差事’,这才知道了门中杂院的规矩。

        他也算是杂院弟子中特殊的存在,身为太清道传人,知道他身份的门中仙人不会为难于他。又和五代首徒归鸿子,三代门人、药峰峰长玫画相熟,自然是不敢有亲传弟子使唤他。

        若不是周舟想找个清净地方避开那几个妹子,他也不至于求到归鸿子这边。

        “师弟,青兽峰可是清苦的很,都是圈养些妖兽仙兽的地方。”归鸿子笑着劝他道,“你真要去那边?虽然报酬是不错的。”

        “要去的,要去的,东方不是和门中有约定,不能踏出药谷不是。”

        周舟坐了起来,双手举过头合着,对着归鸿子连连请求,“再苦再累都不怕,让我过去清净下吧!”

        “也好,那你便跟我来,我将你交给一位心慈的师伯。”

        “谢师兄!对了,养仙兽什么的,会不会有危险?”

        “自然是不会的,”大师兄笑了笑,“一般杂院弟子,都是照顾一些幼年的兽,到时你便知道了。”

        周舟咂嘴感叹:“那就好。”

        归鸿子架一道流光,带着他朝一处偏远山头去了。

        ……

        【简单注解】:仙字考。

        仙,繁体与异体字中常为‘僊’,篆的字源中,为人爬到高处拾取鸟巢,表示升高之意。

        本文取简体解释,意义有相同之处。对学问执着考究者,也不必深究。汉字文化博大精深,而今修习者已是不多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68章 两纸的书信)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