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58章 阵之初
    分享到:

    058章 阵之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玫画既然给他布置了作业,周舟连夜也要努力完成,总不能让这个‘师娘’看了他这太清弟子。

        “天元回火阵,乃是汇火的大阵,可天地元气转化为火元,若是用上好的阵材布置,可发挥出近天火之力。范围可大可,大可焚山毁林,可生火造饭。”

        周舟指着面前的两丈直径的圆形阵图,朗声着;阵图内摆放着有十多根木柴、百多块卵石,很是寒酸。

        “你摆的这个可能用?”玫画手拿一巴掌大的折扇,在白皙的脖颈旁轻轻扇动着,“不要光嘴上,试试才知道。”

        “嗯,此时乃是清晨,天地元气多属火性,”周舟随手一指,一丝真元没入阵眼三块卵石之中,地上的这简陋阵法渐渐涌出了一股微弱的元力波动。

        咔、咔,两根木柴受不住天地元气冲刷转换,出现了几道裂缝。

        周舟略有些紧张地注视着,怕随手捡来的木柴炸开。但刚才的真元量他已经精细计算过的,之前摆阵两次都有作用,也不是全无自信。

        呼!

        一团人头大的红色火焰在法阵上空出现,火苗呼呼窜高,周舟稍微松了口气。

        啪啪几声,地上的木柴炸裂,火焰爆裂肆虐,将阵图直接燃。

        “很不错,”玫画眯眼笑着,“我果然没看错你,对法阵还真有些天赋,也能细心去推算各处干柴能承担的元力……算你过关了。”

        周舟指着左侧河滩:“师叔,那边是第二个泉涌阵。”

        “水元性温,那个阵法也比天元回火阵要容易些,就不用看了。”玫画走过来,折扇在他肩上轻轻一拍,那魅香扑鼻。“我们找个僻静地方,教你另外几套阵法如何?”

        周舟低眉顺眼,心念色即是空,坚决要求自己不去瞄面前那茶绿色、绣着粉色荷花的抹胸……至于,他如何知道的颜色和式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多谢师叔指。”

        “跟我来吧,我教人的时候可是很严厉哦,※▼※▼※▼※▼,m.$.你可要勤奋些才好。”

        “是!”周舟应的那叫一个恭敬。

        他觉得,只要自己坚持执晚辈礼、恭恭敬敬的,行为挑不出什么毛病、逆来顺受,玫画捉弄自己几次,也就会索然无味了吧。

        这是他苦思冥想了一夜的作战方案。

        玫画朝着河边喊着:“芷燕,你也跟来。”

        “我?”周芷燕指了指自己,有些发愣。

        周舟一喜,喊道:“快些过来,许多大阵的布置都是不用修为的,你也好好跟师叔学本事。”

        “谁我要教她阵法了?”玫画俏生生翻翻白眼,“布阵、炼丹都需要强横的灵识,还有对自身灵识的掌控运用。我喊这丫头过来,是让她给你打打下手,也省你些时间。”

        周舟眉头一皱,就想不用劳烦别人,周芷燕却已经欢喜地跑了过来。

        “谢玫画师叔!我肯定会好好帮他,不给师叔添麻烦的!”

        周舟:“你不用……”

        “没事的,反正我也是闲着。”周芷燕眨眨眼,觉得自己言语太客气了些,嘴一撅:“我可要看着你,免得对师叔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周舟默然无语,玫画用折扇掩着自己的樱桃口轻笑不断。她羽袖一卷,架一道流光,带着两人去了药谷后山。

        玫画要传他灵识推演阵图的法子,那并非什么法术神通,而是玫画研究阵法多年的心得,这比一套繁杂的大阵阵图都要珍贵。

        又要传他什么六禁锁神,那也是玫画自己构想的,不知是做什么用。

        周舟虽不愿去想,但他和玫画、和归青宗之间的羁绊,却是越来越深了……

        跑到后山钻研法阵之道,日常修为也是不能落下。

        他不用刻意去催动,体内阴阳调转、水火交汇,也能渐渐提升修为,就是比每日花时间做早课要稍微慢些。反正现在提升修为,也只是提高些法力,修道境界进步已经十分缓慢。

        道躯那一丝杂质不知在何处,也不知该如何锻铸到圆满。

        每当周舟参悟这原因,灵台闪动的灵光提醒着他,还是要靠日积月累,太清之道切不可操之过急,一切到时自水到渠成。

        ‘时’不知在何处。

        道融圆满之后就要准备凝丹了,凝丹还需要弄些可以容入金丹的天材地宝,提升下道基高度、金丹品质。

        这个,却是等道融圆满之后再考虑也不迟。

        后山水潭旁,玫画放了张软榻在清亮的水潭边,周芷燕被她喊去给师叔捏肩捶腿。

        瞧郡主那一脸郁闷的样子,手上肯定用了不少力道,玫画竟然还是一副享受的模样。

        周舟盘腿坐在一旁,面前摆弄着几颗卵石,按照玫画所的,体会着不同排列会引动何种效果。他用的是最普通的石材,勾动的元力波动很是轻微,若非灵识境界足够强大,根本察觉不出波动的细微差别。

        还好,他能做到。而这,也是玫画对他的考较。

        “你今日先学灵识布阵,用灵识离体,吸纳元气、构画个简单的聚灵阵出来吧,这是阵图,看好了。”

        “谢师叔。”

        “若是今日学不会……”

        玫画手中多了一条红色的鞭子,嘴角勾勒出了些许妩媚的笑容。

        周舟虎躯一震。

        好家伙,真有皮鞭!辣油和老虎凳估计也不远了吧?!

        由此,周舟踏上了辛酸的习阵之路。归鸿子来看过他一次,回去之后也就自行闭关了。他虽想和周师弟纵声高歌、谈经诵道,却也不能耽误周舟学本领。

        至于周舟的境况……每天都能听见药谷的后山水潭处,传来些野兽的低吼声……

        日子久了,药谷弟子都有些惴惴不安,还以为峰主近来不思炼丹,在后山养什么凶兽。

        ……

        青山绿水间,一处不起眼的道观前,有一少女带着两名老妪叩门停驻。

        “道长,真的没有吗?”

        “姑娘要找的那年轻男子,我们这里不曾见的,”这名金丹修士满脸恭敬,在两位老妪面前,根本不敢有分毫造次,“我这里只是个道场,门人弟子十多个,都是从被我收养的。”

        “那道长可曾听闻过这人的讯息?”

        “这个,也确实不曾听闻。”道长的汗都快滴下来了,有担心面前这蒙面女子一时情急,让她身后的老妪拍碎了他这山头。他又道:“不过,听姑娘所,那年轻道人竟能同时驱使水火,定是大能修士的弟子门徒,应该是在一些大派吧。”

        东方羽儿低头不语,眼中满是黯然。

        这半个多月以来,以那坊镇为起,近二十万里的大派都已经问遍了吧,只能在这些派中来寻。

        “姐,莫乱了道心。”铜婆婆轻声着。

        另一人也温声道:“只要他还在,定是能寻到的。他一个道融修士,肯定走不远,我们挨个问就是了。”

        “嗯,他本就是怕麻烦的性子,不定真就特意去找些门躲着……”

        东方羽儿打起精神,对着那道长做了个道揖,转身走向了山下。

        两位老妪也对那名观主微微颔首,了句叨扰了,随羽儿一起步行离开。

        铜婆婆对身旁的老人低声道:“我有些年岁没到南边来了,二姐,你可知这附近有什么新起的门派?”

        “我也有数千年没来过了,不如你我分开,你护着姐,我去四处山头看看。”

        “也是这番道理,我去和姐一声……这痴情的性子,还真像极了老母,怪不得会惹老母如此怜爱。”

        “你我,不也看她甚是喜爱?唉,她又拿那纸鸢了。”

        东方羽儿扶着一颗花树的枝干,右手手心托着那个纸鸢,真元输入,上面浮现出了几个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

        安心修行。

        这字迹,若是看得次数太多了,上面的真元印记就会被渐渐冲散……

        你到底在哪儿?可知羽儿心挂?

        若是安好,给羽儿一封书信不行吗?

        云舒云卷,晴空长虹。

        等她收拾好心情,再次踏上了寻那心上人儿的旅途。一名老妪已暂时离去,想寻个擅长推算的仙友,推算下名为周舟那修士的安危与方位。

        也是为周大侠操碎了心。

        ……

        白天研究玫画教他的阵法,夜间参悟太清杀阵,周舟这段时间过的特别充实,都没怎么睡过觉。

        不是不想睡,是玫画不让睡……

        参悟法阵厌烦了,就把天使蛋放在身旁,话、或是静静地看着,心情很快就能恢复宁静。

        他研究阵法,只是去学如何布阵、如何破阵,算是死记硬背阵法套路,而不去钻研阵法原理、也不去研究太复杂的大阵走向。不然,莫是几个月的时间,就是几年、数十年,能有所得也算不错了。

        他自认,可不是玫画这种资质近妖的天才。

        这日正午,周舟正在研究一种迷阵的布置,却听玫画在阁楼相召:

        “我阁楼后阵法被触动了,你过去看看,若是有什么野兽老鼠的,就帮我处理了。”

        话,你在阁楼,哥在后山,还要咱跑过去给你赶老鼠……

        周舟想起那鞭子的威力,也就闷头朝着药谷跑着,完全不敢站出来囔囔什么。

        周芷燕近来倒是很‘得宠’,堂堂郡主被玫画教训地服服帖帖,每天跟在丹房端茶送水,跑后山给周舟送些布阵用的材料。她也经常给周舟带几颗丹药,让他当糖丸吃。

        周舟肯定是不吃的,不定就是玫画要捉弄他,在丹药里面藏什么仙家特效泻药……

        玫画刚开始让周芷燕跟在身边侍奉,郡主还有不情愿,除了周舟重伤时,她哪伺候过别人。但玫画的手段本领,又岂是一个丫头可以招架,没两个时辰也就委委屈屈地从了。

        “玫画怕老鼠吗?”

        周舟边跑边琢磨,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几十只老鼠追着玫画吱吱叫,玫画花容失色、上蹿下跳、裙摆飞扬、抹胸飘飞……他顿时一阵轻笑。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我灵识推演阵图的法子。”

        他还是没忘记来求玫画,到底是所为何事。

        太清杀阵。

        跑到阁楼后面,没见玫画的身影,只有周芷燕坐在屋檐,晃着两只白嫩的脚丫。阁楼后的竹林中,浓雾四处飘荡着,里面时而传来轰鸣声,闹腾的很。

        这老鼠的个头还不。

        “周舟!你来啦!”周芷燕笑嘻嘻地喊着。

        “啊,来了,”周舟抬头瞄了眼,咳了声,“都走光了,还乱晃!”

        周芷燕歪着头问:“什么走光?是谁走了吗?”

        嗯,一个名为节操君的修士飞走了……

        周舟不由想起,那日水潭深处变做石头的光影,也是有道心不稳,拍了拍怀中的曲元袋,瞬间恢复了淡定从容。

        哪天,他又不是故意的,纯粹是被玫画捉弄。

        “里面是什么?”

        “来这里偷丹药的大老鼠,被玫画姐姐扔到这个迷阵里面了呢。”周芷燕笑嘻嘻地着,“姐姐了,这算是考较下你近来有没有偷懒。给,这是控阵的旗子,让你去给里面那家伙一颜色看。”

        五面巴掌大的三角旗在周芷燕手中飞来,被周舟稳稳接住。

        这是控阵常用的阵旗,可催动法阵变化,周舟前日刚学过运用阵旗的要。

        将阵旗插在怀中,周舟嘟囔了句:“什么时候跟玫画这么熟了,姐姐都喊上了。”

        “哼,”周芷燕脸一扬,“是她让我这么喊的,又不是我求着认的。反正我也是记名弟子,辈分规矩约束不深。”

        “随你吧,”周舟笑着摇头,心想可能是玫画和周芷燕同病相怜的原因吧。

        灵识铺展,观摩了下已经发动的迷阵布置,和他今日钻研的很是相似,倒也不算太复杂。而借助药谷地势、丹青峰的山体元气,这迷阵可发挥出一些杀阵的作用。

        手中五面令旗,为困、镇、解、释、杀,催动法诀各有不同,但周舟握住旗子的瞬间,五段口诀也就落入了脑海。

        “吼!”

        阵中突然传出了剧烈的震荡,竹林间飘荡的白雾也在震颤。

        周舟灵识锁定了阵中那道身影,立刻认出了这是谁,拿出‘释’旗就要催动。

        周芷燕却道:“玫画姐姐可是咯,若是你不能给里面那大老鼠一教训,她可要给你一教训呢。”

        “你这助纣为虐的丫头。”

        “嘻嘻,我就传个话嘛。”

        “真是服了你们俩,我去还不行。”

        周舟收起‘释’旗,将‘镇’字旗拿在手中,纵身跃入了白雾。

        以阵压人,他还真没试过。

        …………

        (以下为硬广时间,图文与内容无关)

        …………

        “诶?周舟你蹲在这做什么?画五个圈?是阵法吗?”周芷燕探头探脑。

        “什么五个圈,这是五环!又称六方十天菩萨摇头奥林匹克五环大阵!怕不怕!”

        “不怕,这阵有何作用。”

        “第一环求推荐、第二环求收藏,第三环求分毫打赏,第四环求书评,第五环……”

        “怎么?”

        周舟面带悲悯:“死磕那货单身二十多年,给他求求姻缘。”

        “你还管他,先管管自己的桃花运吧!哼!”郡主甩发而去。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58章 阵之初)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