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54章 参阵悟图【求收藏!求推荐!】
    分享到:

    054章 参阵悟图【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所谓的杂院,只是泛指杂役弟子居住的区域,并不是指何处院落。

        青丹峰上的杂院弟子,大多在药谷居住,平日里跑腿打杂,给一些亲传弟子、门中长辈炼丹时打打下手。

        这处草庐,已分给了周舟和周芷燕,算作他们在归青宗的‘洞府’。

        在外面看,这草庐依然是挺寒酸的,让周舟有种想高唱一曲《陋室铭》的冲动。但走入草庐,这内里却是大变样;四面墙壁上挂了浅蓝色的布幔,头的草棚也被涂抹了不知何种材料,地面都用软木板铺陈了一遍。

        内外两间的破烂家具早就没了踪影,外间增加了一个软榻、两床新被,八仙桌、老爷椅,还有棋座、花瓶、琴台、屏风……墙壁上挂着两把宝剑,摆放的位置也十分考究。

        外间正中有个两尺高的香炉,里面冒出淡淡的馨香,让人精神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在这里会客倒是不错。

        内间则被布置成了女儿家的闺房,浅红的梳妆台、紫木衣柜,墙上有几幅山水画卷,角落还有一个的书橱。

        怪不得周芷燕非要拉着他回来一晚,若是他不回来,这丫头辛苦了一个月布置的草庐,岂不是没人夸奖了。

        “怎么样?”周芷燕转着圈,似乎剑舞还没跳够,轻飘飘地坐到了内间的软榻上,拍拍床边,“本郡主的布置还不错吧!”

        周舟板着脸,严肃批评道:“你这是不可取的享乐主义,这种环境怎么能让人勤奋修道!”话还没完,他已经神奇地出现在了外间的软榻上,躺下去之后,又舒服地哼唧两声。“这床不错,比躺地上舒服多了……嗯,这里也有几分家的样子了。”

        躺在床上,扭头就能看到内间的床榻。周芷燕似乎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内外间没有房门阻隔。

        “你怎么不装个门?”

        “要门做什么,”周芷燕哼了声,脱了布靴,解下了脚丫上包裹着的绸袜,粉色的脚趾调皮地打闹着。

        她抱住了柔软的圆♂→♂→♂→♂→,m.+.c∞om柱状枕头,脸蛋微红,声道:“我嫌这里太,这样看起来还能大……不行吗!哼,本郡主当初的寝房,比这大十个还不止呢。”

        “好好好,这草屋茅舍,让郡主大人受委屈了。”

        周舟笑着调侃了句,挪挪脑袋找个舒服的姿势;习惯了不用枕头,这柔软的圆枕反而让他有些难受。

        周芷燕抱着枕头倒在床上,一只眼偷瞄着外间的周舟,声喊着:“周……”

        “咋了?”

        “没。”周芷燕扭过头,将自己脸蛋埋在枕头上,“被子都是我摸索着做的,可能不太舒服。你要不习惯,就、就扔到衣柜里吧。”

        周舟扯过薄被,刚好看到了内囊上有个指甲盖大的殷红血迹,“这上面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染血的被子……啧,这很容易让人误会唷。”

        “误会?误会什么……”

        “抱歉,忘记你年纪还,不懂这些。”周舟咳了声,“忘记刚才这两句对话。”

        “我都快十八岁了!早就过了出阁的年龄,在坊镇上,就行过成人礼了呢!”

        周舟大为好奇:“和谁啊?”

        “什么和谁?你明白些,我听不懂呢怎么。”

        “没事,没事,又忘记你还了……”周舟那个汗,像是在高中班里讲荤段子,被纯洁的班花给白了一眼。

        “我不了!”

        “嗯,男孩子在你这个年纪的话,也算不了。”

        周芷燕倒是听明白了这一句是什么,气呼呼地对着周舟一阵磨牙。

        “在我家乡,十八岁还是上学的年纪,不过在学校也都不安生。”周舟自顾自地着,将被子抖开,慢慢盖上,嗅着幽香。“不会做针线活就别操这份心了,买现成的不就好了。”

        周芷燕声嘀咕着:“别人做的被褥,怎么能随便拿来用。按理,被褥都是女儿家出阁前……才会……”

        “会什么?”

        “哼!本郡主大发善心给你做了,你用着就是了!哪来这么多道!”

        周舟含糊地应着:“是是是,郡主大人安康,我先睡了,今天没睡成午觉,修为增进不够喽!”

        随手一挥,一抹水元灭了内外间的烛火,也将草庐的门户遮蔽,算是关上屋门了。

        夜月明,虫鸟鸣。

        有个睡不着的人儿,对着房外的汉子进行精神污染。

        “周舟,我以后喊你什么?跟班怎么样?”

        “喊周舟不就行了……为什么是跟班……哥哪里了。”某个快不省人事的男人胡乱答着。

        “跟班算是大发善心了!哼,本郡主在王府的时候,好多好多人都想当我仆从呢。”

        “睡吧快,想当郡主就回王府,我可不给你当跟班,你当我跟班还差不多。”

        “可是,我又不想回去了呢,离开坊镇的这段时间,才是最开心的……唔……”

        “呼!呵——”

        “你真是……木头疙瘩。”

        夜深人静,周芷燕那双明亮的眸子久久不能闭上。她翻来覆去,却总是看着外间床榻。

        等她看到外面那人,睡梦中手边还紧紧抓着的曲元袋,眸子中又多了几分幽怨;而又想到了什么,这份幽怨又很快消散。

        她缩在被子中,那双乌黑明亮如同宝石的大眼,一眨一眨的,像是夜空不心跌落在凡间的星辰……

        会须一饮三百睡,但愿好梦不复醒。

        等金乌升起,这草庐——却是,称之为香阁更贴切。

        阳光铺入香阁,被那层水元折射散光,让屋内如同水下的光影。

        周舟灵台渐渐清明,慢慢地睁眼,体会着一梦之中灵识所悟之境,又隐隐有所得。体悟自身,道躯比之昨日,再次精进凝练了一丝毫。

        有进步便是好的,他从没想能一蹴而成。

        起身,站在里屋门前向内看了眼,周芷燕缩在被窝里香甜的睡着,应该是做了什么好梦,嘴角还露出甜甜的笑容。

        像是只睡熟的猫咪。

        ‘你这丫头,无忧无虑些过活,也是挺好的。’

        迎着阳光而立,呼吸吐纳、灵识伸展,他循着这天地间的一丝躁动的元气,寻找着火的道理。又体会着还没完全散去的凉意,轻抚着水的痕迹。

        闭目吐纳,双手伸展时,自成阴阳脉络。

        一股模糊的气息从他背后荡漾而出,凝做一个浅浅的太极图案,如同一抹烟雾,却不会被风吹散。

        这图案慢慢旋转,沟通阴阳、明悟道理,让周舟心神宁静,沉浸在修炼之中。

        直到临近中午,背后的太极道图方才缓缓散去,周舟口中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真元奔腾流转,结束了稍有些漫长的早课。

        倚着天使蛋,蜷缩着左腿,膝盖上搭着左手,手指跳动着两颗火苗,轻轻抛动着。

        “圆满、圆满,怎么才算是圆满?师父的是,道冲,而用之有弗盈,圆满不必太满吗?到底什么意思……”

        他看过了许多关于金丹的见闻,大概知道了凝结金丹的步骤、过程,却无法悟得凝聚金丹的门槛。

        或是一份机缘未到,又或许,他这道躯距离圆满还差了许多境界。

        想不通就不多想,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反正修为每天在提升,道躯也不断地被锻铸,总归有圆满的一日。在曲元袋中,将昨日得到的残破阵图——那石盘拿了出来,里面也就剩下了几件周芷燕给他的道袍。

        这阵图上面的纹路……自己把它们画下来,会有什么反应?

        可这阵图太过复杂,若是用笔去画,又太过麻烦。不过,懒人自有偷懒的法子。

        周舟心念一动,灵识浸入灵台,开始推演构造这些纹路。用灵识想象去画阵图,岂不是简单多了。

        但,当他在灵台虚无空间中刻下了第一笔之后,心神就不自觉沉浸其中。

        这一沉浸,可就了不得了。

        他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吸引,不用去刻意构思,那阵法图案像是烙印在了他脑海深处,被灵识一构造了出来。

        一笔、一横、一勾……像是在书写着某种古老的字体,又像是在胡乱进行着一副杂乱的画作。

        很是神奇。

        灵光微微闪动,让他将那两座复杂的阵图其中之一,用灵识化线,慢慢呈现。

        这圆盘不分正反,但阴阳两面的两座阵法,却又有各种细微不同之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周舟勾画之中,心中也对这阵法多了些许明悟。

        两座大阵,一阴一阳,刻在了这古怪的石盘上,两面各有一太极双鱼的图案,似乎便是两座大阵发动的关键。

        元力波动,在他身周时隐时现;仅仅只是用灵识推演,那些纹路却已经透过灵台,勾动了微弱的天地元气。

        耳旁似乎能听见周芷燕的话声:

        “诶?你在这里坐着发呆吗?怎么不理人呢,嘻嘻,我动你的宝贝蛋咯。”

        周舟虽然能够听闻,但心神却沉浸于那阵图纹路,没有应答。

        若是真有人触碰到天使蛋,他道心定会颤动,也会立刻从这种玄妙的境界摆脱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归鸿子的声音也在他耳旁出现:“师弟这应该是在参悟这阵图,莫打扰了他。周师妹,妍兮,你们便自行去吧,我在这守着他。”

        妍兮笑道:“我刚想让芷燕教我那剑舞哩……咱们去玫画师叔那吧,我去给你偷几颗丹药。”

        这归青宗,偷玫画的丹药难道是特色风俗?

        周芷燕担心地问:“他会不会有事呀?”

        “参悟罢了,修士都会有的,看他这种状态,却也很是难得。”

        “哦,”周芷燕还有些挂念,磨蹭了一阵方才离去。

        周舟能听闻,却没有将这些事映入脑海,他的灵台之中,一座庞杂而繁复的阵法纹路,已经完成了大半。

        临近尾声,还有最后一笔。

        周舟的灵念‘提手’,灵台却突地一震,那一根根灵识凝集而出的纹路,突然朝着灵台各处延伸而出,像是阵法被骤然放大。灵台各处,涌出了刺骨的寒意,一根根冰棱恍若实体般,几欲将他灵台冰封!

        危险!

        这念头刚泛起,周舟还没来得及惊骇,太极道图微微旋转,一股玄妙的气息在灵台荡漾开来,那寒意霎时间烟消云散,化险为夷。

        此正是太极图镇压灵台的功效。

        而同时烟消云散的,还有周舟辛苦构造而出的那复杂的法阵纹路……

        咔!

        这是冰棱破碎的动静。

        周舟睁开双眼,灵识外涌,发觉自己浑身都被冰封了起来,左手涌出一团火焰,身上的寒冰顷刻融化。

        “咳!”

        他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有些苍白。这不是受伤,而是刚才他调动火焰鱼眼的力量时,火系真元和体内残留的那股寒冰气息有了冲突,太极道图随之将两者归纳梳理,恢复了水火平衡。

        “师弟,可无恙?”归鸿子在一旁关切地问着。

        “无恙,谢师兄护法。”周舟对着归鸿子笑着头,面色一恢复红晕。他拿着这石盘,想着刚才自己快将最后的大阵构造完,却功亏一篑时出现的一丝感悟。

        将天使蛋收了起来,周舟盘腿坐着,托着下巴坐在那开始思索。

        归鸿子见状,拂袖在周围布置了十六道青色的三角旗,周围洋溢出一股云雾。他也没出声,飘然出了阵法范围,嘴角露出些微笑。

        “周师弟资质悟性果真非凡,能解开那阵法谜题也不准。”

        那石盘,似乎另有来头……

        周舟这一参悟,就是三日的光景。

        反正他已经可以辟谷不食,当初悟道三年都没什么大碍,更何况是短短三日。

        开始的时候,他不断在灵台构筑阵图,分别推演两座大阵。身上时而被寒冰覆盖,时而被烈火包裹,衣衫也只剩了材料特殊的法器长裤,短衫早就化作灰烬了。

        一阴一阳,这石盘果然是出自太清门人之手,而这两座大阵都有差不多千多勾线、几十处图案,每次尝试构筑,都要花费他半个时辰。

        若是普通修士,单是参悟着阵图的过程,只一遍,灵识不是被冻结、便是被火焰燃。

        周舟有灵台太极图镇压,有控水、离火双诀在身,方才能不受阵图破裂时元气反噬的影响。当然,这反噬,也只是他无意间飘离躯体的灵识所引动,本就算不得什么威力。

        如何布阵?周舟不知,他现在参悟的只是这石盘的奥妙。

        从见到这圆盘的一瞬开始,他就知道了:

        此物,于他有大用。

        ……

        沈老头的千年店,周舟走后,这里再次沦落到了蛛网遍布、昆虫安家的境地。

        老头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虽然只是个灵识道人,但他灵识分布在这间店内也没什么问题。等一人踏入,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只属于奸商的微笑,慢慢地坐直身体。

        嘿,大半个月了,终于又有人上门送黄金了!

        “客人是要易物还是卖法器……啊?”

        一只拐杖地尖端在了他脖颈上,这拐杖的主人冷喝道:“你就是老沈头?”

        “是、是。”

        “随我走一趟吧,我家姐有请。”

        “啊?”老沈头顿时哭丧了个脸,还没来得及问去哪,那老妪捏了个法诀,他眼前的光影就已经转换。

        等他看到站在月光下,那羽衣霓裳静立的蒙面女子,就算是活了百多岁了,也是忍不住呆在那。

        好美的女子。

        “乱看什么!当心将你眼珠子挖出来!”那老妪恶狠狠地骂着,吓得沈老头各种哆嗦。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54章 参阵悟图【求收藏!求推荐!】)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