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44章 色艺双绝大师兄
    分享到:

    044章 色艺双绝大师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周舟恢复意识的时候,是在内视灵台。

        灵台一灵光微微闪动,道图徐徐环绕,水火凝成的太极鱼眼懒洋洋地转动着。

        灵识之火化作的朵朵青莲飘荡在一汪浅浅的水洼上,这是他悟道三年所得,灵识凝聚而成的景象,似幻似真。周舟感觉中,他自己便是那水池、那青莲,心中宁静舒畅。

        又没死?

        赚大了。

        这……血淋淋的教训啊。

        周舟的身体还没苏醒,意识就开始在灵台思索,自己之前是怎么了。

        好的低调求生存、安心问长生,怎么就和那胖老头上了。这老头,一看出场的方式、压人的手段、浑身的气质,八成会是个仙人之流……

        自己那时候,委曲求全才是正理吧。不过只是个道融修士,如何去违抗强者的意志?

        可,低头之后呢?

        能否念头通达?

        能否保持本心、不受阴霾?

        周舟修道伊始,差不多已有十年之数,对修道,也还是有体悟的。

        修道者都有一二执念,于他而言,求长生是执念、想回家是执念;而从丑恶男人手中救了他,又带他来这片洪荒大地的天使妹子,也是他的执念。

        若是连天使妹子被夺走,他都要视而不见、委曲求全……

        还修个什么仙、问哪门子道!

        只为归家而苟延残喘,未来的这无尽岁月,又岂不是成了行尸走肉?

        有些东西,是谁都不能去碰的;碰了就要拼命。

        他不是什么狂人,但也有几分血性;不会去傻乎乎地骂天地不仁,但也不甘心做个任人捏弄的爬虫。

        这就是……

        他的尊严。

        太极图缓缓旋转,水火交融而出的精纯元气开始洗涤全身,周舟也开始恢复对外界的感知。

        灵识在体内慢慢舒展,身体各处开始涌动水元,久旱逢甘霖般,异常舒坦。

        他※≈※≈※≈※≈,m.£.co∧m浑身,都被宽布条紧紧绑住了;呼吸中,鼻尖嗅到了空气中有女子的幽香,又能隐隐听见鸟叫、虫鸣、一二人语。

        左手抓着的曲元袋,袋子中空空荡荡,只有天使蛋在那。

        莫名心就安了。

        右手手背靠着的,似乎是谁的温热脸庞。灵识从体内慢慢舒展而出,周舟闭眼‘看’这个世界,发现比之以前,更清晰了几分。

        什么鬼?

        每次被霍霍之后,实力都会提升?

        上次被那个尹家的老太婆打伤,修为和灵识都有提升。这次也是如此,感觉扩展灵识时,更为流畅顺意。

        身体各处还有些伤口,道躯破损的程度超过他想象——不然他也不会一度感觉自己死定了。

        但道基无恙,只需时间调养,就能继续到处蹦跶了。

        这是一处内外两间的草庐,自己躺在一个土炕上,身下是一层破旧的被褥。他浑身,被人用布条绑成了粽子。右手边,周芷燕正跪坐在地上,趴伏在炕边,朱钗轻斜、长发有些凌乱,气息平缓,应是睡熟了。

        睡梦中的她,不会去些让人厌烦的话,倒也是难得的可爱清秀。

        想起昏迷之前的情形,周舟心中一暖。

        她还真是……动不动就要给人为奴为俾,不过她又有什么法子?修为比自己还不如。

        那一声‘兄长’喊出口,周舟便知,自己和这个本家的丫头,从此多了一份羁绊。

        面对归青宗那胖老者的时候,她站出来为自己出头;他都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是她在耳旁哭声呼喊挽留。

        周舟闭眼轻声念着:“这洪荒虽然广阔,但我没什么亲友;能多你一个妹子,也是不错的。”

        “嗯?”周芷燕慢慢做起来,她好歹也是道融修士,又挂着周舟,灵识一直是外放的。她迷迷糊糊地问了句:“你醒了?刚才在什么?”

        “能不能把我身上的布拆了?有难受。”

        周芷燕愣了下,突然一声尖叫,吓的周舟心肝乱颤。

        “你叫什么!”

        “你真的醒了!”

        “废话,不醒哥能话吗!还不给我松绑!这是在哪?”

        “你等着,我去喊人!”

        喊人?

        喊什么人?

        “喂!”周舟没来得及问,周芷燕已经冲出了草庐,一溜烟跑的没了影子。

        这什么情况。

        ……

        周芷燕喊来的,竟是归鸿子。

        不像那日的玄袍高冠,今天的归鸿子换上宽松的青色长衫,没有束腰,看起来像是个教书先生。

        归鸿子用发带,将长发捆出一个圆柱,插了一个竹签,仙气十足。他面容俊朗,剑眉明目中带着几分儒雅气质,又总是带着和煦微笑,很难让人心生厌恶。

        周芷燕在外面等着,归鸿子开始帮周舟拆身上的‘绷带’,周舟发现自己全身不着片缕的时候,也是有面红耳赤。

        “周师弟何必拘谨,我们都是男儿身。”

        归鸿子笑眯眯地了句,开始帮周舟穿他带来的衣物,是一件棕色的长裤、一件青白色的贴身长袖衫。“这都是我少年时的衣物,存放了几百年也没朽掉,倒也刚好给你用了。”

        周舟道了声谢,还是有迷糊,也有几分警惕,“你为什么要照顾我?”

        归鸿子有些答非所问,温声道:“我师父常年瘫卧在床,都是我照顾的,玫画师叔这边弟子不多,才差我过来的。”

        “这里是归青宗?”

        “嗯,归青宗内、青丹峰的杂院角落,周师弟感觉身体有何异样?”归鸿子坐在了土炕边,手中拿着几根发带和竹签,对着周舟比较了几番之后,将一条青色发带放到了周舟身旁,“这个更适合你一些。”

        周舟不由笑了声,坐躺在那,抓着自己的曲元袋,索性直接问:“为何对我百般照顾?你们想在我这要什么?我此时不过孑然一身罢了。”

        归鸿子收起挂在嘴边的微笑,起身对着周舟做了个道揖,缓声道:“周师弟受此重伤,乃是师叔祖任性而为。不过师叔祖是咱们归青宗的仙人,总不能让他向你来道歉,就由我代替了吧。”

        “若是其他刚入门的弟子遭受如此待遇,五代首徒也会来致歉吗?”周舟言辞颇有些犀利。

        “不会,但也会差弟子去照顾,既然已踏入仙门,便是我归青宗的弟子,归青宗都是要护着的。”归鸿子淡然笑着,站在土炕旁,和周舟对视着,目光清澈而没有半分杂质。

        周舟又问:“那为何如此对我?”

        他一直坚信,事有反常必有妖,没有平白来的好处。

        归鸿子笑道:“因为周师弟的不同寻常。我听师叔祖,你所修乃是太清道门正统。太清道统在洪荒之中十分罕见,因该道统少有弟子传承,周师弟有何等机缘我不便询问,但中土世界的修道门派,大都传有一个规矩。”

        “什么规矩?”

        “若是遇到太清弟子,无论境界修为,都需好生照顾,此乃几位金仙尊上亲口吩咐。自古而闻,一气化三清,三清乃无数元会的手足情谊,这是凡人都知晓的。”归鸿子如此着。

        周舟稍微松了口气,心中大定。

        原来是太清道统给的好处,普通的散修可能不知,但几位真仙创立的归青宗,却知道自己的些许底细。

        周舟又问:“封神之战,道门不是已经分家了吗?”

        “因为周师弟的缘故,我也去道藏洞,查阅了许多洪荒传闻。”归鸿子坐在了床边,继续着因果缘由,“道门分三教,为阐、截、人,封神之战乃是阐、截之争,甚至最后还惊动了几位圣人老爷。那时,是太清圣人老爷出手,方才助阐教胜出。此时的中土世界,大多为阐教道统,两教亲近些实属正常。”

        “原来如此,”周舟露出恍然的神色,归鸿子如此解释,他反倒是信了。

        因为这和他知道的讯息相差不多。

        归鸿子伸手拍了拍周舟的手臂,笑道:“所以,周师弟不必为此惶恐。你乃太清道统传人,但洪荒之中似乎没有太清道统的山门。而你主动来投奔,定是想找个山门安生修行。于此,诸位师祖商议之后,决定认你做本门的记名弟子,结下一份因果,日后也可多一份机缘。就是气哭了玫画师叔,她是真想收你做徒弟,你伤好之后,可要去她楼看看,离此地不远的。”

        他的恳切,言语之中没有半隐瞒,也没有半不耐烦。

        周舟听着,心中戒心已经去了大半,突然觉得自己之前遮掩、低调,确实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太清道统又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甚至相反,还有一份超然的地位在的。

        想起师父玄都用玉符传信,曾告诉自己‘成仙前择一地安心修行’,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现在终于明白了。

        有太清道统这金字招牌在,他根本不用担心没门派收纳。

        如此想着,周舟讪讪一笑,摇头道:“我不过是个修士,恐怕不能给归青宗带来什么好处。”

        “既然开山立派,广结些善缘总归是好的,”归鸿子看了眼屋外,又问:“周师弟现在还想离开归青宗吗?师祖交代,若周师弟要离开,我归青宗备好礼物,绝不会留难。”

        “那我岂不是太不上道了。”

        周舟此时已经勉强能够抬手,他抬手对着归鸿子抱拳,苍白的脸色上也露出些笑容。“虽是寄人篱下,但日后若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就请……归师兄吩咐。方才多有冒犯,归师兄不要介意,还要多谢归师兄照料。”

        归鸿子顿时笑眯了眼,头道:“如此,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大半。这归字,是亲传弟子的标志,你就唤我道号便好。”

        “那我就喊师兄吧……师兄。”

        “师弟。”归鸿子也拱手还礼。

        两人目光对视,都是面带微笑。

        归鸿子目光清澈而暗含精光,周舟对他的印象,也在心底落成了八个字:

        君子坦荡,温玉似钟。

        和归鸿子对话、相处,心中都有种如沐春风的舒服。

        “你们两个还拜上天地了怎么!看得我脊背发凉呢!”周芷燕的嗤笑声从一旁传来,她提着木盒迈步而来,“这是玫画师叔差人送来的饭菜,归鸿子师兄要在这用餐吗?”

        看样子,她应该已经和归鸿子很熟了。

        归鸿子笑道:“不了,我还要去照顾师父,你兄长刚醒,你们定有些体己的话要,我就不打扰了。周师弟,我明日再来看你,你有什么需求的,便让芷燕师妹去寻我,她知我住处。”

        “嗯,师兄慢走,我伤养好了定去拜会。”

        告别几句,归鸿子双手插在袖中,飘然而去。

        离着草庐远些,归鸿子开始轻哼着轻快的调,似乎心情不错。

        饭菜多是灵物做就的肉食,是给周舟补血气用的,色香味俱全。周芷燕将饭筷摆在土炕边,还想给周舟喂食,却不想周舟已经能盘腿坐起来,拿筷子什么的很是简单了。

        周舟吞了口饭菜,问:“我们在这里几日了?”

        “这是第五日……这归青宗,除了那个胖老头,其他人也都挺好的。”周芷燕如此着,“我们接下来去哪?”

        “再看看吧,我对归青宗的印象还算不错。”周舟叹了口气,“想想之前,也是我有些题大做了,可能在对方看来,不过是和我开个玩笑。”

        周芷燕哼道:“玩笑就差些要了你的性命?这便是不讲道理,对了,你袋子里的东西都在我这,给你拿回去吧。”

        “不用,我有它就好,”周舟拍着腿边的曲元袋,看着周芷燕那有些憔悴的脸,“嗯……那天,你能帮我,谢谢了。”

        “我还要你帮我续仙缘,不然,我管你是死是活的。”周芷燕翻翻白眼,哼了声,“突然听你这种话,怎么就有……”

        “什么?”

        “恶心!”周芷燕满脸嫌弃。

        “吃饭吃饭!对你客气两句,你还恶心了!”

        周舟嘴上不耐地数落着,心中却稍微安定了下来,心情更为舒畅。

        ……

        归鸿子第二日又来了,拿来了一瓶丹药,固本培元用的。

        周舟已经能下地行走,和归鸿子在草庐后的竹林中漫步。归鸿子不问周舟根底过往,周舟也不打听什么归青宗的隐秘,两人从相谈甚欢,渐渐的到无话不谈。

        归青宗历史、谈洪荒奇闻异事,交流修道时的感悟,八卦下近几千年来露过脸的金仙大能……

        “周师弟,你可懂俗世的辞令曲调?除了修道,我便喜好这些。”

        “辞令?是什么?”周舟纳闷的问了句,“师兄你举个例子。”

        “那好,我便为周师弟清歌一令,”归鸿子做了个道揖,起身挺立。

        恰逢风过竹林,簌簌泠泠,归鸿子长袍废物,发带并长发飞舞,翩若逍遥之仙。

        周舟咽了口吐沫,这家伙是要做什么?

        感觉是要放大招的节奏。

        归鸿子一张口,声清音朗、透人心扉,又似有琴瑟合鸣、百鸟声啼。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拖着长音、按着节律,归鸿子竟然……

        在唱歌?!

        倒是,挺好听的,绝对‘天桥五毛钱一段’的级别之上。周舟也听得陶醉其中,跟着调律的起伏变化,心神舒放。

        半响,余音还在绕耳……

        “师弟,该你了。”

        归鸿子面带微笑,眼中颇有些期待。

        ………………

        (ps:求推荐、求收藏!书友群已经公布在简介上,大家可来群中驻,与本菌坐而论道。这周开始申请三江了,希望书友们多多支持,多几次分毫打赏,多几条书评,让书评区再活跃几分吧。

        死磕拜谢。)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44章 色艺双绝大师兄)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