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35章 怎么就‘变态’了
    分享到:

    035章 怎么就‘变态’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周舟伏在桌上,一句‘何苦’,言语中也颇有些无奈。

        罢了,既然动了恻隐之心,总归已不能见死不救。

        这些修士蠢蠢欲动,想出手杀人夺宝,都看出这少女已是强弩之末。

        周舟既然心中泛起救人的念头,也就没多犹豫,不再运转枯木诀,反倒是开始调用水元。

        一股股水流化作条条长蛇,在周舟右手慢慢游出,将少女的身躯缠绕包裹。

        那些原本已经想动手的修士,见状都是一惊。他们同时察觉到,趴在那里的年轻人,荡出了一股不弱于他们任何一人的元气波动。

        在破店门前坐了几天的家伙,不是凡人!

        他也是修士!

        未知往往最容易让人感到恐惧,尤其是那一股股水流将少女包裹,又将她慢慢拖起来,快速恢复着她身上伤口的情形,更是让修士们心惊。

        这是何等手段?可是用了什么法器?

        周舟打了个哈欠,慢慢坐起,对着周围这些修士拱拱手:“诸位,何苦为难一弱女子?”

        这些修士眼神交流,却没退开,自持他们人多势众,也不用太惧怕这年轻道人。

        修士又有几个愚笨之人?

        周舟突然放出气息,固然让这些家伙吃了一惊;又用水元帮少女疗伤,手法更是这些修士闻所未闻。但总归,周舟只是个道融境修士,吓不住他们。

        人群中,一位中年道姑出声道:“道友,这女娃素来刁蛮骄横,与我等存有旧恶。”

        周舟道:“她身上也就只剩一两件法器,你们这么多人又如何分?免不了又是一场争斗,那……”

        这个‘那’字,语境意味深长。没去多讲什么道理,修士之间,又有什么道理可讲?换了个角度,提醒这些修士。果然,这两句言语效果不错,周围这些修士都面带犹豫,互相之间也离着稍远了些。

        周舟看在眼里,灵识却布到了那金丹修士所在阁楼。

        如果这些人真的要对他出手,他还需多做些准备,若是自己不敌,那就惊动金丹修士,或者也会有条出路。

        在他决定救这少女时,已经做好了这些打算。

        “道友,你可知,这少女乃是大恶之人!”又有一人开口着。

        周舟反问:“大恶?那为何没有业火缠身?我看她气息祥和平静,不像是有罪孽在身啊。”

        “道友莫非是想独吞这少女身上的宝物?”

        “一个道基不稳的道融修士,她身上又会有什么宝物?”周舟笑着摇摇头,慢慢站起身,目光扫过,街上聚着的这些修士集体后退了两步。

        那少女此时已经恢复了神智,被一颗水球包裹着治疗伤势,冷眼看着周围这些修士的嘴脸。

        周舟心中暗叹,沾染因果、与人争斗,自己刚辞别师父玄都才多久,就忘了师父的叮嘱。

        灵台太极图开始加速转动,体内真元翻滚如大江大河,长发微微飘扬。就算此时他一身粗布衣衫,浑身气势却再次提了一截,让周围这些修士们更是惊疑不定。

        这家伙,莫不是还在暗藏实力?道融境也是装出来的?

        正当这些修士犹疑……

        “啊呀?你们都在这聚着干嘛!打架啊?打架怎么不喊我!”

        不见人、先闻声,这粗狂的嗓门、中气十足的呼喊声,带着些难以抑制的兴奋。

        是对‘打架’二字的兴奋。

        听闻这声呼喊,这些修士们纷纷变色。有几人低头朝着街道开溜,有两人直接跳到一旁的屋,更有几人面色煞白,站在那浑身冒虚汗……

        有这些异色的,大多是道融修士。反观那些灵识道人、凡人,一个个虽然面露怯色,却都没直接逃掉。

        周舟早就注意到了这大嗓门的家伙,这也是个道融后期的修士,比街上这些修士都要强些。若是这家伙也来插一脚,自己的困境又增了几分。

        那大嗓门再喊:“都让让!傻站着做什么?让我进去的!”

        几名修士赶紧让路,一名身高不过七尺、浑身满是爆炸肌肉,一身短衫打扮、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壮汉’,背着手走了进来。

        这人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周舟身上,那种不加掩饰的渴望目光,看得周舟一阵恶寒。

        “你好强,比我还强!”这家伙一拍自己光头,又想起什么,对着周舟躬身行礼:“道友有礼了。”他这形象气质,文绉绉的了如此一句,别提有多别扭了。

        “道友请了,”周舟也做了个道揖,目光满是警惕。

        “嘿嘿,”光头矮男继续直勾勾地看周舟,他有贼兮兮地着:“俺师父教的,想跟人打架就要先礼后兵。我招呼也打了,你陪我打一架吧!就算你失手把我打死了,我也绝对不埋怨道友,我师父不管的。”

        师父?

        周舟心念微动,看周围这些修士的表情,心中大概有数了。

        这应该是那个金丹修士的徒弟,看这模样,应该是有暴力倾向。

        “恐怕不行,”周舟扫了眼周围,“这些道友还要拿我这朋友,我先跟他们做过一场才行。”

        “嗨!这些家伙都是些怂包、卵蛋,除了敢找比自己修为低的动手,见到我都跟兔子似的!”这家伙转身嚎了嗓子:“都在这干嘛?找揍是不是?都赶紧滚蛋!”

        连轰带骂,这些修士大多是敢怒不敢言,一个个从店门口退开,但都没走远。

        清出场地,这光头迫不及待地搓着手,对着周舟嘿嘿直笑:“道友,咱们开打吧。”

        周舟也没露怯,轻轻头。这时候,再去讲‘无故争斗于修行无益’也只是浪费口水;要打就打,同境界的修士,他身为太清门人、玄都弟子,怕谁?

        “道门,周舟。”

        “我师父的弟子,田大牛!”

        太极图转动,阴阳调和。

        身周涌出一股股水流,随着他右手前伸,一股股水元在他身周聚集,水蓝色的波纹一层层荡漾。没有用水火同出,主要是周舟想隐藏些自身实力,也没想真的动手杀人。

        “好强!好强!”

        光头男,也就是那田大牛,拍着脑袋一阵大笑,笑声粗狂又满是兴奋。这壮牛双腿跺地,地面震出几道浅浅的裂痕。又一声低喝,身上结出一层土块结成的铠甲。

        迈开两条粗腿,身影向前倾斜,朝着周舟直接扑了过来。若是他多两个犄角,真的和头蛮牛一般。

        竟然不是用法器争斗,倒也和周舟一个野蛮路子的。

        周舟也没学过什么武学招式,但这道躯凝练了几年,也不是白费功夫。

        右手牵动水元,在他面前凝出一颗半丈大的水球,手掌一推水球,朝田大牛砸了过去。水球推出,周舟也迈步朝前奔跑,像是在追赶这颗水球。

        他脚下踏过,地面都会出现一滩浅浅的水洼,周围百丈都是水汽弥漫。

        哗的一声,大水球被田大牛野蛮地撞散,但田大牛的冲势也被阻了,身上的土甲变成了‘泥甲’。水幕张开,周舟一掌拍来,那被水元包裹的手掌,这一瞬似乎真的化作了滔天巨浪。

        控水诀全力运转!

        “哞!”

        田大牛又是一跺地,身上土黄色的光芒涌动,一拳迎了上去。

        拳掌相交,元气冲撞,水幕炸裂,整条街道都飘起了毛毛细雨……

        这些修士盯着那街中的情形,刚才出言刁难周舟的那几人面色大变,低头就走、不敢久留。那些原本还想动手杀少女夺宝的修士,也纷纷朝着各处退开,怕卷入此间争斗。

        刁蛮少女依然站在那颗水球中,此时瞪眼看着街中的情形。

        那个店里的伙计,竟然一巴掌将坊间的‘蛮牛’拍在地上。田大牛趴在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身上仿佛千斤重压,咬着牙没有喊出声,额头青筋暴起。

        “我赢了。”周舟右掌缓缓收回,向后退了两步,虽然面带微笑,但依然没放松警惕。

        “呜!呼!”田大牛在地上几阵大喘气,抬头看了眼周舟,“好强!咋这么强!师父你跟我差不多的修为啊!你这一巴掌怎么打出来的?”

        果然,是那金丹修士让这家伙过来的,帮自己解围,顺便试探下自己的实力。

        周舟朗声道:“修行所为不过长生,而非与人争斗,更不是为夺得什么宝物。道友,莫舍本逐末。”他的嗓音在街道上慢慢传出,落在那些修士耳中。

        他并不想与人结怨、被人记恨。

        田大牛从地上跳了起来,周舟刚才一掌只是将他压制,没真的伤他。这矮个子壮汉双眼放光,喜道:“咱们再打一场!我肯定能扛住的!”

        “天色晚了,明天再来过吧。”周舟随口找了个理由。

        此时已是傍晚,天如水墨丹青色。

        “你晚上目力不好吗?”田大牛拍拍脑袋,“那好,我明早来找你!对了,我师父刚才了,你在这里不用担心被人骚扰,但也要守坊间的规矩,不能主动与人争斗。”

        周舟对着阁楼的方向做了个道揖。

        “那好,我先回去了!”田大牛对着周舟躬身拱手,神态比刚来的时候恭敬了很多。

        好战之人,对强者都有一种由心的敬畏。

        目送这田大牛离开,周舟心中也是稍微松了口气;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修士斗法、人心驳杂。自己刚才那一掌,想必能将这坊间底层修士的异心镇住了,却也不知道会惹来什么麻烦。

        走回店前,周舟看着外伤已经恢复差不多的少女,挥手散去水球。也不话,径直走入了店中,出去吃酒的沈老头还没回来。

        少女轻咬嘴唇,也迈步走入了店中。

        叮铃咣当,少女兜着自己荷包,将一堆法器、首饰、衣服,一股脑倒在了店内。

        “要卖法器等我们掌柜的回来,”周舟施施然坐在了沈老头的座位上,打了个哈欠,“我可不识货。”

        “哼,我过,所有这些都给你。”少女又将头昂了起来,哪里还有半,之前跪地求周舟时的模样。

        周舟对她这幅嘴脸也有些气恼,给自己添麻烦就罢了,态度还这么恶劣。

        你看人东方羽儿!三千年的灵根就给他当萝卜吃了,这家伙就扔了这些破铜烂铁……呃,洪荒之中的女子,内衣也都是肚兜?那雪白的布条是什么……

        见周舟不话,少女强硬的态度也稍微软了些。或者这分骄横和强硬,是她习惯使然。

        “我……我把这些都给你,你换我一个纸鸢……求你了。”

        “你要纸鸢做什么?”

        “不用你管!”少女头一扭,此时的她,也只剩外强中干的骄傲。

        “那这些东西当做刚才救你、帮你赶走那些修士的报酬,”周舟脸色渐冷,“纸鸢,我是绝不会换给你的。门在你后面,不送。”

        “你!”少女瞪眼看着这个突然变脸的道人,她紧咬牙关,攥着绣花拳,“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给我纸鸢,我、我身子便是你的了。”

        着,她径直去扯已经破掉的衣裙。

        周舟见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随口了句:“别,我对没发育的不感兴趣。”

        “没发育?”

        “嗯,”周舟表情严肃地头,在自己胸口比了两个半圆的形状,“所以,你对我没啥吸引力。出去吧,别耽误我做生意。”

        “你!你、你!”

        这少女一跺脚,扭头就跑,丢下了一地衣物法器。

        周舟哼了声,这种刁蛮妞,实在懒得管她死活。

        话,那段雪白的绸缎是做什么的?好奇心驱使,周舟走过来,捡起那几尺绸缎打量着,又在鼻子上闻了闻。

        少女刚跑到街上,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破烂衣裙,想着回来拿件衣服换上,刚到店门,就见周舟拿着那雪白色的绸缎在鼻子前面闻着,那张脸蛋瞬间涨红,像是被煮熟了般。

        “啊——变态!”

        少女一声尖叫,夺路就跑。

        咦?洪荒之中竟然也有‘变态’这个称谓。

        不对,自己被人喊变态了……发生了什么?

        肿么了?周舟抓着那雪白锦缎,有摸不着头脑……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35章 怎么就‘变态’了)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