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楚王妃>> 第三百八十五章
    分享到: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主子,休息会吧!咱们已经在马背上待了几天几夜,您可要保重身体。shumil.com”寒敬看着冲在最前面、端坐马背、身姿始终挺拔的寒澈,心中不免心疼,又见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忙出声劝道。

        闻声,寒澈抬头看了看天际,只见原本一片火红的夕阳已渐渐淡去,正快速地被一片昏暗的光线笼罩,这才惊觉天色已晚。

        寒澈四下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一家极其简易的茶舍,便对寒敬头道:“咱们在前面的茶舍休息片刻再赶路吧。趁此机会也可补充些吃食。现在是战乱时期,沿途少有客栈驿站,下次再遇到茶舍只怕不是易事。”

        语毕,便见寒澈右手微扬起,手中马鞭抽了下马身,只见坐下的马儿瞬间朝着茶舍的方向冲了过去。

        寒敬等人见状,也不再含糊,随着寒澈的加速也极快地跟上。

        茶舍极其简易,只是搭了一个遮阳的凉棚,凉棚下只摆放了几张做工粗糙的桌椅。仔细看去,桌面上积累了一层层厚厚的灰尘,这让寒敬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正要出声阻止寒澈进入茶舍,却发现寒澈早一步踏入茶舍坐了下来。

        众人见寒澈毫不在意的坐下,便不再言语,纷纷围着寒澈而坐。

        “几位客官请坐!”一名老汉坐在茶舍内的炉灶后面生火,见有客人走进茶舍,老汉立即起身,拿过一旁的茶壶走到桌边,为众人倒茶,同时热情地招呼着众人,“客观想吃什么?老二的茶舍只有一些茶水和馒头。”

        闻言,寒敬再次皱了下眉头,目光转向寒澈,劝道:“咱们不如再往前走一段,或许能遇到驿站。”

        听出寒敬话中的意思,老汉不在意地笑了笑,遂而出声道:“这位客观想必还不知吧,这方圆百里内是没有驿站的。如今三王齐聚北方的锦城,这一代所有的城门皆已关闭,里面的百姓出不来、外面的百姓进不去,您是找不到第二家茶舍的。若非老二一辈子在此摆摊,舍不得这块地,否则也早就逃命去了。”

        话间,老汉为所∧∧∧∧,m.▽.c∧om有人倒了热茶,转身又将蒸笼里面的热馒头端了出来,摆在桌上。

        殊不知,他这闲聊所透露出的消息,却让所有人神色一震,纷纷面露震惊,均没有想到短短时日内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动静。

        “老人家,三王为何齐聚锦城?难不成锦城出了大事?”寒澈俊雅的脸上隐隐浮现凝重之色,询问声更是带着一丝慎重。心底却是暗恼自己这段时日忙着赶路,竟没有来得及收集西楚各地的消息。若非今日心血来潮歇脚茶舍,只怕他们还不知西楚已发生这样的大事。

        老汉见面前的年轻人衣着干净得体,虽不是十分华丽,衣料却也不是平民百姓穿得起的。又见寒澈相貌儒雅却又含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而且又十分关心国家大事,老汉心底不免有些打鼓,只能摇头道:“这倒是不知。客观,您慢用,老二去生火了。”

        完,老汉将最后一碟馒头放在桌上,便转身回了炉灶间,不再管外面的事情。

        “主子,您觉得此事?”寒敬瞥了眼认真生火的老汉,这才转目看向寒澈,极声地询问着。

        寒澈双眉微皱,眼底神色肃穆,低头盯着手中只咬了一口的馒头,似是在思索这整件事情。寒敬见状,不敢再多言,生怕误导了寒澈,从而坏了大事。

        “若真如那老汉所言,那咱们便要改道了。”半晌,才听见寒澈声地开口,语气中带着慎重与心,显然是百般思量后才下的决定。

        闻言,寒敬想也不想,便开口阻拦道:“可这万一是陷阱?”

        如今天下大乱,这荒郊野外的怎会还有茶舍?万一是辰王或者海王设下的圈套,主子岂不是自投罗网?思及此,寒敬手心不由得沁出一层冷汗,忙搁下手中端着的茶杯,不敢再饮用里面的茶水。

        听出寒敬话里话外的担忧,寒澈却是冷然一笑,继而长呼一口气,缓缓开口,“还有比现在更糟的情况吗?行军打仗,一半是实力、一半是运气。咱们便赌一回吧。父亲,您领一半人按照计划前去朝城,剩下的一半人则跟着我前去锦城。沿途我也会收集消息,辨别真假。”

        “不行,若三王当真齐聚锦城,那定是是非之地,实在太过危险,还是我去吧。主子您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前去朝城,那里毕竟有楚王大军,定能护您周全。”没想到寒澈竟是做出这样的安排,寒敬立即出声反驳,话里话外皆是关爱之意。

        可寒澈却是下定了决心,不容寒敬在此反驳浪费时间,从衣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搁在桌上,便见寒澈站起身坚决道:“就按照我所的行事。有些事情,我必须亲自对楚王明。至于朝城之事,就拜托父亲了!”

        见寒澈态度坚决,寒敬已经冲到咽喉的话却也只能硬生生地咽了下去,眼底泛着极浓的担忧,却也只能默默地了头。

        江南、通州城内。

        通州衙门内,此时一片肃穆之气,所有将领坐在衙内看着首座上的白无痕,等着他的发话。

        “将军,咱们暗地里支援海郡王十万人马,却被齐靖元和韩少勉全歼。这十万人马的空缺,谁补给我们?”想到辰王驻扎在江南地区的几十万大军,一名参将忍不住地开口询问白无痕,话语中不免有些焦急。

        平白地损失了十万精兵强将,换做任何人,都会心疼的。更何况,如今强敌环伺在他们的周围,着实让他们寝食难安啊。

        坐在首座的白无痕听之,眉头亦是微微皱了一下,只是眼底神色却依旧沉稳,似是在寻思其他的办法。

        “报!”这时,八百里加急传令官背着文函匆匆奔入衙内,朝着坐在上首的白无痕单膝跪下,同时解下身后背着的文函双手捧高朗声道:“将军,朝城八百里加急文函。”

        白无痕近身侍卫正要上前取过文函,却发现白无痕速度更快地起身,眨眼间便已走到传令官的面前,将那包裹着蓝色缎布的文函拿在手中细看了起来。

        见此状况,所有人均已明白,白无痕是耐着性子等海王的命令。

        只是,白无痕在看完文函后,脸上神色却不见半丝松懈,反倒更添凝重,只怕文函中的内容也不容乐观吧。

        “将军……”众将心头拿捏不准王爷到底下了怎样的命令,只能试探性地开口。

        白无痕听出众人语气中的担忧,心底重叹口气,面色却微霁,单手合上文函这才开口,“王爷已动身前往锦城。咱们的任务便是守住江南所有的城池。”

        “将军,赎属下直言,咱们此次损失了十万人马,实在是元气大伤。如何守住江南的城池,只怕是个严峻的问题。”方才出声的参将再次开口,显然是对眼前的情景不乐观。

        其他人见他开口,亦是纷纷出声表达自己的观,皆是表示在应对辰王军时的吃力。

        “咱们占据了主要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想要守城,也并非难事。海王军虽在锦城投入了四十万兵马,辰王却是投入了五十万人马,只怕辰王江南军营中亦是抽调了不少兵力前往锦城。所有大家莫要慌,只要我们沉住气守住城门,便可无坚不摧。”白无痕分析着如今两军的兵力调配,同时又给众将领打气。

        语毕,便见他目光一转,随即抬手让众人退下,径自领着那传令官走入内堂,这才沉声问道:“这是王爷亲自下命的?”

        那传令官自是明白白无痕所问何事,慎重地了头,回道:“王爷已经命人找到那人藏身的地方,命将军将人秘密处置了。”

        听完传令官的回复,白无痕长久不曾出声。虽不知王爷为何下这道命令,只是白无痕却隐隐觉得此时与世子的死以及郡王被捉一事息息相关。

        “这是那人藏身的地方,请将军尽快安排人手。”传令官见白无痕尚未表态,则先将藏于衣袖中的纸条塞入白无痕的手中。

        白无痕抬眸看眼传令官,这才将视线转向手中的纸条上,将上面所写的地址记于心中,沉思半晌才了头。

        夜色降临,寒风瑟瑟,农家院内一片静谧,只是屋内却传来一阵争执声……

        “不行,我必须前去锦城,她被困于锦城,我怎能坐视不管?”容云鹤一手拍在桌面,素来淡然的眼中含着数不尽的担忧与焦急,不由分地便提出此要求。

        暗卫听之,心头焦急,忙出声劝道:“王爷已经赶去锦城,王爷定会救出王妃!”

        虽将容云鹤对王妃的情谊看在眼中,可云千梦始终是楚王妃,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暗卫自是不愿戳穿这层薄纱,不愿让容云鹤面对尴尬。

        容云鹤亦是玲珑剔透的人物,岂会听不出暗卫话中所含的意思?

        心中虽明白有楚飞扬在,他可放下心。即便他往日冷淡如霜,可当他听到上百万大军将云千梦围困在锦城多日,却依旧心急如焚。即便他心知自己力量有限,却依旧想赶去锦城。

        思及种种,容云鹤渐渐地沉静了下来,半敛的眼中含着哀伤,想为她做些什么,却力不从心。

        “呼!”正当此时,却见暗卫快速地移步到烛台前,见烛火吹灭。随后又快速地回到容云鹤的身边,把剑见容云鹤护在身后。

        容云鹤见状,顿时明白有入侵者,再也顾不得争执方才的问题,拔出自己的佩剑,集中精力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两人悄声移步到门后,从门缝中往外看去,只见农家院的篱笆墙外人头攒动,似是在打量院内的状况。

        “容公子放心,这院内外皆有暗卫守着,定不会让公子出事。”暗卫极声地安慰着容云鹤。

        只是,随着院外人头的越来越多,暗卫的眉头亦是渐渐地紧皱了起来。只怕对方是存了置他们于死地的决心,否则岂会派出如此多的人数?只怕这农家院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如此一来,这恐怕又是一场硬仗。

        正思索着如何让容云鹤突围逃出去,外面已经传来打斗声……

        ‘哗啦啦……’原以为这平房暂时是安全的,不想对方早已偷偷攀上房,只听见一片瓦砾被踩落掉入屋内的声响,几十道黑色的身影从屋飘然而下,举剑便朝着容云鹤攻去……

        暗卫顿时收起心思,一面将容云鹤护在死角处,一面举剑迎向攻过来的杀手,双方顿时陷入打斗之中。

        ‘轰……’却不想对方竟是下了死手,竟用巨石砸向四面的墙面……

        容云鹤与暗卫躲闪不及,生生被倒塌的墙面砸到,两人在一片瓦砾的灰尘中逃出,却也是伤痕累累。

        两人不但灰头土脸,身上衣衫也尽数被倒塌的墙面刮破,背部、手臂处均是受伤严重,鲜血已经浸透冬日的棉袍,洒在黄色的土地上。

        “走……”暗卫提着一口气,伸手抓起容云鹤的手臂,将人往院子内带去……

        “杀无赦!”而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在一片打斗声中响起。

        ‘嗖嗖嗖……’无数道箭矢竟在两人逃出屋子的瞬间,朝着两人射来。

        “容公子心!”暗卫迅速地反应过来,瞬间带着容云鹤躲到一处尚未倒塌的残垣旁,将容云鹤夹在自己与残垣的中间,自己则是举剑打掉射过来的箭矢。

        分散在四处的暗卫想前来支援,奈何尚未近身便已被箭矢射杀,一时间院内尸横遍地,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扑哧……’寡不敌众,暗卫体力渐渐不支,动作渐渐放缓,肩头瞬间被利箭穿透,鲜血顷刻间喷涌而出,溅得容云鹤满头满身……

        只见容云鹤心头大怒,见替自己挡住攻势的暗卫受伤严重,顿时快速地伸出手将其拉至自己的身后,自己举剑挡在身前……

        “容公子心!”暗卫一面穿着粗气,一面提醒容云鹤对方的攻势。同时则观察着四面的情景,试图从强敌环伺的情况下让容云鹤突围,否则时间拖得越久,他们活着的几率便越。

        ‘咔嚓……’一声脆响,只见容云鹤原本挺立的身子顿时一晃,挥剑的速度瞬间降了下来……

        可对方放箭的速度不但不减,反倒更加迅猛……

        “心……”暗卫见状,顿时一个转身,瞬间与容云鹤交换了位置……

        ‘扑哧……’无数道箭矢穿透身体所发出的声响在仅剩箭矢破空而来的院中响起。

        容云鹤看着誓死保护自己的暗卫,心头一冷,眼底皆是冰寒之色,方准备举剑为暗卫报仇,耳边却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放箭!”

        ‘嗖嗖嗖……’更加强劲有力的箭矢声破空而来,射穿的却是杀手的身体,无数道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数不清的身体倒在眼前。

        容云鹤单手支撑着暗卫的尸首,忍着左手手臂的剧痛看向前方,发现见竟是齐靖元骑马领兵立于院外……

        “姐姐如今过得可好?”埋葬了所有牺牲的暗卫后,容云鹤随着齐靖元启程前往北方,倔犟地不愿乘坐马车,容云鹤单手握着缰绳,出声询问一旁的齐靖元。

        “很好!”一贯的言简意赅,但对于容蓉的亲弟弟,齐靖元的语气却稍稍和缓些,少了以往的不耐与阴鸷。

        容云鹤侧目看向始终注意着前方道路的齐靖元,不再开口。但想起为保护自己而死的暗卫,容云鹤情绪却稍显低落,亲历了死亡之后,让容云鹤越发珍惜身边的人。

        齐靖元察觉到容云鹤那不愿表露在外的低落情绪,心知他是容蓉最挂心的弟弟,思索半晌,这才缓缓开口,“此次将你带去北方,实为……”

        最外围的楚王军营中。

        齐靖元率领自己的大军来到楚飞扬的军营中,将五花大绑的海沉溪扔到楚飞扬的面前,冷声开口,“楚飞扬,人交给你了,你我也算是两清了。”

        楚飞扬正与几名将领商讨作战的方案,突见齐靖元硬闯了进来,不但将海沉溪丢在他的面前,身旁居然还跟着受伤的容云鹤,楚飞扬不由得微皱了下眉头,只能暂停方才讨论的事情,面向齐靖元浅笑道:“那真是有劳太子了。不过,本王还有一事,想要请太子帮忙。”

        话间,楚飞扬对习凛了头,示意习凛将海沉溪带下去看管起来。

        习凛会意,立即上前将趴在地上的海沉溪拽起来,将人给带了出去。

        齐靖元见楚飞扬瞬间清场,心知他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便毫不客气地落座,径自斟了一杯茶后,才开口,“什么事情?西楚的事情,本宫并不想插手。若非为蓉儿报仇,你认为本宫会趟进你们这滩浑水中?”

        而楚飞扬听完齐靖元的话,却只是但笑不语,手中的毛笔倒置在桌上轻了几下,这才道:“对太子而言,并非什么难事。你也知如今海王辰王均有称帝之心,本王要打赢这场仗,一则需要时间,二则需要将弱隐藏。况且,太子想让容姐正大光明地活在北齐,想必将来还要借助西楚的力量。太子不做什么,将来吃苦的只怕还是容姐吧。”

        齐靖元如此聪明的人,岂会不明白楚飞扬话中的意思?

        只是在听完楚飞扬软硬皆施的话后,齐靖元的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看向楚飞扬的眼中带着不甘不愿的光芒,半晌才缓缓开口,“这弱,指的是云千梦?你想让本宫将云千梦暂时带回北齐,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只不过,据本宫对云千梦的了解,她是决计不会答应在这个时候离开你的。况且,这与蓉儿又有何干系?”

        听齐靖元言下之意似有推脱拒绝的意思,一旁的容云鹤不免心中焦急,不由得抬头看向楚飞扬。

        楚飞扬却是摇了摇头,神色坚定、语气肯定地对齐靖元的分析进行否定,“不,梦儿会同意的。”

        “算计人心,楚飞扬,这世上只怕没有人比你更厉害的人了吧!”半晌,才听见齐靖元含恨地突出这句话。

        闻言,楚飞扬却只是略显无奈地笑了笑……

        语毕,两人不再言语,各自的心中想着各自的事情。

        只是,齐靖元并未立即转身离去,便已是告知楚飞扬他的答案。想必齐靖元还要待上些时日,待楚飞扬救出云千梦后,带着云千梦一同回北齐。

        容云鹤见状,也知现在不是询问云千梦情况的最好时机。毕竟,要心急,这世上还有谁能比楚飞扬更加焦心的?

        思及此,容云鹤再次看眼低头分析战况的楚飞扬,随即起身默默地离开了营帐。

        楚飞扬却在众人离开后抬起头来,眼底泛着一抹深沉,顿时出声将守在帐外的习凛唤进来,“去查一查齐靖元想做什么!”

        却不想,当天夜里,军营中竟来了一名让人意想不到的人。

        楚飞扬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寒澈,心中不禁有些诧异。

        毕竟寒澈在五个月前随着辰王前往皇陵之后,便没有再露面。

        今日能够见到他,的确是出乎楚飞扬的意料,想不到寒澈不但活着,竟还能找到锦城、找到自己,当真是让人不可觑。

        如今再见寒澈,他的身上多了一抹深沉,眼底清澈依旧却又多了一抹更加凌厉的光芒。

        而从寒澈的衣着装扮以及气色看来,这几个月来他并未受到虐待。

        楚飞扬收回打量寒澈的视线,如黑曜石般闪耀的眼眸中闪烁着浅笑,淡然问道:“事到如今,寒相还不打算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吗?”

        此言一出,寒澈原本冷静的脸上不禁浮现一抹诧异之色。只是转目一想,这世上只怕没有能够瞒得过楚飞扬的事情吧。

        一时间,寒澈略微浮躁的心情顿时沉静了下来,双目诚然地迎向楚飞扬暗藏精睿的眸子,缓缓开口……

        ------题外话------

        今天是最后一天更新,从月日起,到月8日,请假一周,码大结局!

        月1日,宁儿会上传大结局!

        谢谢亲们这么久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宁儿会奉献一出最完美的大结局!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楚王妃》章节( 第三百八十五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楚王妃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