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楚王妃>>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死一俘
    分享到: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死一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被海沉溪的话呛得半天不出话来,海越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意,抬起许久不曾清洗的脸来怒视着远处意气风发的海沉溪,阴笑道:“海沉溪,如今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你既然答应父王前来救本世子,自然是要遵守诺言,何必在此拖延时间?太子,你是吧?”

        只见海越话锋一转将矛头转向了一旁坐山观虎斗的齐靖元身上,那双半眯着的眸子中散发着浓烈对恨意与寒气,让人不禁毛骨悚然。shumil.com

        面对海越这番故意的举动,齐靖元眼底泛起一抹冷笑,丝毫没有放在眼中,只是却也失去继续听这对兄弟相互之间的贬损之语的耐心,凌厉的目光一扫身旁毫无威胁的海越,随即朝对面的海沉溪开口,“海郡王是自己过来呢?还是本宫派人将你请过来?”

        “本郡王倒是觉得不如请太子亲自将世子送过来,咱们在这中间的位置交换人质,如何?”海沉溪面色轻松,如是在喝茶聊天般,与齐靖元谈论着这样严肃的事情。

        齐靖元挑眉看向海沉溪,眼中神色却坚定如初,并未因为遇到海沉溪突然的为难而乱了方寸。

        “海沉溪,想不到你竟也是这样胆怕事之人。这般怕死,何必出来行军打仗,不如躲在固若金汤的海王府,想必以海全对你的宠爱,定会保你一生无忧。”齐靖元讥笑出声,阴鸷的目光如一支长箭射向海沉溪,带着撕裂的狠意。

        “如此激将法,太子未免太幼稚了些。”海沉溪冷笑一声,脸上浮现嘲讽之色,神色中不见丝毫的紧张担忧,看来是当真不在乎海越的生死。

        齐靖元岂会不明白海沉溪心中的想法?

        只见齐靖元突然牵动手中的绳子,海越一个不察,整个人竟被齐靖元拎了起来。随即又见齐靖元猛然松开绳子,海越整个人猛然跌坐在地,不心压住了绑在身后的断手,疼得海越满头大汗面色苍白,不停地吸着冷气。

        在这个过程中,齐靖元的视线却只落在海沉溪的脸色,眼底始终噙着一抹冷峻的笑意。

        ¤▽¤▽¤▽¤▽,m.≦.co∧m

        海沉溪看着齐靖元虐待海越,脸上不但没有半丝焦急之色,反倒是双手抱胸,满脸兴味地欣赏着海越的惨状,末了更是鼓掌大笑,“太子真是为本郡王报仇了。”

        海越听到海沉溪的话,心头勃然大怒,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满面狰狞地对海沉溪吼道:“你这个野种,你居然幸灾乐祸。齐靖元,杀了他,我要他死无全尸。”

        ‘啪’却不想,此时此地已没有海越开口话的份,齐靖元猛地朝海越抽出一鞭,转向海越的眼瞳中带着极深的寒意,惊得海越立即闭上了嘴,任由脸上的肌肤开裂流血。

        “海越,别忘了你如今是什么身份,想指使本宫,即便是海全也没有这个资格!”齐靖元端坐马背,身姿挺拔微低头俯视着地上的海越,眼底的凶残冷酷让海越心中不由得一紧,当机立断闭上嘴,免得再受这样的皮肉之苦。

        尤其,自己竟是当着海沉溪的面这般狼狈,海越尤其咽不下这口气。奈何齐靖元实力太过强大,他心中再如何的不服,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自讨苦吃。认清了现下的状况,海越不甘心地暂时闭上了嘴,只是目光却凶残地射向海沉溪,眼底不共戴天的仇恨即便是在墨黑的夜幕下,依旧清晰可见。

        而这时,齐靖元双腿轻敲马腹,竟是拉着马下的海越缓缓往两军中间的空地走去。

        海越一时不察,脚下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被齐靖元拉着往前走去,时不时被脚下的石子绊到,却又是敢怒不敢言,生怕为自己招来齐靖元的毒打。只是,心头的这口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泛着幽光的双目死死压抑着心头的这抹恨意,强行使自己平静下来。

        海沉溪见齐靖元出来,又瞧见海越那狼狈不堪的模样,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却也知此事耽搁不了,便手持长剑,留下身后的大队兵马,独自一人骑马走了过来。

        两军将领们见自家主帅出列交换人质,全部严阵以待摆好了阵仗,所有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三人,士兵们手中弓箭已拉满、盾牌已竖起,更有一部分做好了接应的准备。

        夜幕下,京郊广阔的土地上,黑压压地站满了身披战甲的将士们,银色的月光中则反射着他们手上兵器的寒光,场地中一片肃穆之气,杀气由地面升上夜空,直冲夜空。

        只是,相较于后方将士的紧张,齐靖元手中拉着跌跌撞撞跟在马后的海越,目光却放在骑马而来的海沉溪的身上,眼底带着一丝审视的目光,满面轻松地对海沉溪笑道:“想不到关键时刻,海郡王竟还是心软了,这世上果真还是血浓于水啊!只是不知世子回去后还会不会想起郡王的好啊。”

        听着是感叹的话语,可语气却颇多讽刺,让只顾低头走路的海越身子一僵。而海沉溪眼底则是划过一丝讽刺的冷笑,双唇轻抿并未接话。

        齐靖元却并未在意这对兄弟此时的反应,只见他突然丢开了手中的绳子,完全不在乎自己手中是否有人质。

        海沉溪见状,眉头不着痕迹地一皱,心中的警惕瞬间浮上眸子,右手已是握住了剑柄,时刻注意着齐靖元的动静。

        齐靖元将海沉溪的反应看在眼中,却是极其轻松地笑了出来,北风呼啸的京郊处,所有人皆是听到他带着狂枉自傲的朗声大笑,不明白齐靖元心底有何想法。

        “海王府就这么怕本宫?”笑声渐止,齐靖元满面阴狠地扫了眼始终低头不语地海越,继而将注意力放在对面的海沉溪身上。

        口气中所携带的张狂与挑衅,让海沉溪眼神骤然一暗,右手更加用力握住剑柄,冷然反驳道:“海王府实力如何,岂是你一个外人能够评论的?”

        着,海沉溪目光冷冷地瞥了海越一眼,见此时的海越双手被绑、身上衣衫破旧脏乱,半海王世子的风度也无,一声冷哼下紧接着又开口道:“海越可不能代表整个海王府!”

        “海沉溪,你……”闻言,海越猛地抬起头来,满面怒容地怒视着海沉溪,胸口起伏,显然是被方才海沉溪的羞辱之语气到了。

        “难道本郡王错了?”月光下,海沉溪双目微眯,眼角流露出危险的光芒,将马下的海越笼罩在其中,无形中竟压得海越无处反驳。

        齐靖元顺着海沉溪的目光看向海越,只见这兄弟二人早已形同水火,倒是让齐靖元想起齐靖暄来。

        海沉溪早已料到齐靖元的目的并非交换人质,而是想将海王府众人一网打尽,故意引着齐靖元将注意力转向海越,而他手中的长剑却在此时瞬间出鞘,朝着齐靖元的脖子砍去……

        一抹剑气朝着自己砍来,齐靖元瞬间回过神来,即刻便挥出手中的长鞭,缠绕住海沉溪手中的长剑,两人瞬间拉开架势,在马背上打斗了起来。

        “郡王!”“太子!”

        两军见主帅打斗了起来,顿时架起手中的兵器,只是却又不敢随意放箭,只能让步兵先行打阵冲上前保护主帅。

        一时间,空旷的京郊野外顿时响起一阵兵马交战的震天响声。

        随着步兵冲向前,骑兵也随之而上,战场上马蹄践踏将士们的躯体,血肉横飞、残肢横列,血腥味瞬间冲上云霄。

        海越在一片砍杀声中东躲西藏,可目光却始终紧盯着马背上与齐靖元打斗的海沉溪。

        在海王军步兵冲上前救自己的空隙,海越让其解开手上的绳子,夺过那是士兵手中的长矛,避开四周马蹄的践踏快速地靠近正与齐靖元打斗的海沉溪,趁着海沉溪仰身躲开齐靖元挥过来的一鞭时,海越竟猛然举起手中的长矛朝海沉溪的坐骑刺去,尖锐地枪头刺进战马的腹部,顿时喷出一串鲜血,战马仰天痛苦长嘶,瞬间便倒在了地上。

        而马背上的海沉溪一时不察,整个人往地上摔去……

        齐靖元见有机可乘,手中的长鞭瞬间朝着海沉溪用力抽去……

        海沉溪心头大怒,心中顿时涌上杀气,忙不迭地稳住自己的身子立于地面,而手中的长剑立即毫不留情地刺向海越的咽喉。

        奈何,此时一道强劲的寒风朝着自己的脖颈扑来,海沉溪下意识地收回刺出去的长剑挡在身前,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了齐靖元致命的一击。

        见海沉溪这么快便扳回劣势,海越心中不甘,单手紧握长矛将其对准不远处的海沉溪,突然发力,将手中的长矛用力地丢向海沉溪……

        海沉溪危险地躲过齐靖元的追杀,又见海越三番两次对自己狠下杀手,心底的新仇旧恨瞬间爆发……

        ‘噹……’一片喧嚣砍杀中,只听见一道清脆地相击声,寒光一闪之后,被海越丢过来的长矛被海沉溪打落,而海沉溪则再次将剑尖对准了海越。

        海越心头大急,不想没有杀了海沉溪,竟将自己陷入困境,立即返身往海王军的阵营中逃去……

        一道寒光却在此时追着他的身影而去……

        一道血柱喷涌而出,海越双目暴出死瞪着面前混乱的战场,一柄寒剑从后背穿透到前胸,海越猛地往前扑倒,却已是断气身亡。

        海沉溪却没有丝毫的感觉,手中没了兵器,目光便快速地寻找着马匹,正要飞身骑上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他的脖子上却已被架上了数十把长剑……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楚王妃》章节(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死一俘)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楚王妃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