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楚王妃>> 第三百七十六章 秘密处置
    分享到:

    第三百七十六章 秘密处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云千梦紧盯着地图,细细地查看着上面所有的山脉线路,眉头紧皱不曾松开,目光在看到水源的标志后微微一顿……

        乔影察觉到云千梦神情有所改变,目光也不由得转向桌上摊开的地图上,不禁有些不解的问道:“王妃可是察觉到有何不妥?”

        见乔影问起自己发现的问题,云千梦纤细的手指轻地图上水源的标记,提醒乔影,“古往今来,北方皆是少水。shumil.com可锦城处于南北交接处,比之真正的北方,水源却较为丰富。我们如今被困城中,辰王海王又是对我们势在必得,偏偏两方争斗不下,若是明着进攻,另一方定会采取行动。届时,他们定会另寻它法偷袭锦城。而锦城几出大的水源皆是引自几座高山,从此处下手最是能够得手。你立即前去告知董将军,一定要确保水源的安全,以防有人会在水中投毒。至于那两方人马,只怕是纠集了暂驻北方的所有兵力,若是不出意外,两方定会还有增援到达。咱们现在以不变应万变,敌不动我们也不动。海王辰王都是精明狡猾之人,我们的情况,他们只怕比我们自己还要清楚。因此对于他们而言,敌我双方实力相差太大,在他们的眼中我们已成了囊中物,反倒不会急着吞掉咱们。此刻对他们最重要的,就是解决对手,以防对手偷袭。我相信董将军定也是明白其中的道理,咱们只有耐心等待飞扬的援军,其余时间均是做好城中的守备便可。”

        云千梦一条条的分析给乔影,话音刚落,门外竟响起一阵鼓掌大声。

        “哈哈哈,王妃果真聪慧,本将今日算是服了。”董晋身为武将,对于繁文缛节并不如文人那般在意。更何况他常年呆在北方,性子豪爽,自然没有通过外人的通报便径自进了雅间,不过却只是恭敬地立于外间的门内,并未再往内踏入一步。

        云千梦穿戴整齐,发间只是简单地簪了一只白玉雕成的玉兰花簪子,在慕春的搀扶下缓缓步出内室,见董晋危机之中还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更加确定自己当时选择锦城的想法是正确的。

        “董将军『『『『,m.↘.co◇m过奖了,本妃只是就事论事。既然将军已经听到了本妃刚才的话,就请将军严格执行。水是生命之泉,虽不能确定那两方人马会不会将主意打到水源上。但若是能够保持水源的安全,即便是在没有粮食的状况下,人也能够支撑六七日。尽管现在辰王海王互斗,咱们暂时是安全的。可几十万大军将锦城变为孤城,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唯有做好全方位的防护,才能与敌人相斗。况且,即便援军到达,城外几十万大军,援军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突围进城,作战方面可就全部仰仗将军了。”云千梦并未因为董晋的赞赏而得意洋洋,眼眸中的神色依旧谨慎心,分析事情条理分明、字字有理,让人不得不服。

        就连鲜少服人的董晋,在听完云千梦的分析后,亦是连连头。

        这时云千梦抬头看向乔影,问道:“咱们带来的暗卫,总共还剩多少人?”

        乔影见王妃竟当着董晋的面直接问暗卫的人数,心头一紧,眼中神色似是在提醒云千梦,那些暗卫皆是藏在暗处保护王妃的,昨日发生那么严重的事情,王妃都没有出动暗卫,便是想保存实力。若是曝光在董晋的面前,王妃的身边可就再无人守护了。

        云千梦岂会看不出乔影眼中所含的意思,却不甚在意地微微一笑,目光转向一脸沧桑却犹见忠毅的董晋,眼底皆是一片信任,口气坚定地对乔影开口,“咱们既然逃到锦城,自然是将自己的命交给了董将军。董将军一心为西楚百姓,否则岂会接受我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暗卫存在的目的便是保护人。锦城百姓的性命与我们一样珍贵,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咱们岂能只顾自己?”

        董晋听完云千梦的话,心中不由得多了一抹感动,古往今来,能够将自己的性命全然交给别人的人屈指可数,而楚王妃一介女流竟有这样的胸襟气度,当真是让人钦佩不已。

        乔影见云千梦对董晋这般放心,这才头松口道:“现在暗卫还剩四万六千人。”

        听完乔影的话,董晋心头一震,当时自己为楚王妃打开城门时,门外的随从不过上百人,却不想暗处竟还隐藏着这么多人。可见楚王对楚王妃当真是在乎不已,而更让董晋心惊的是楚王手中兵力雄厚,看来平叛终有结束的一日。

        “将军,本妃就将这四万六千人交给你了,务必撑到援军前来锦城。”云千梦口气慎重地开口,脸上一片谨慎肃穆,竟是一人不留的将所有人尽数给了董晋。

        对于云千梦的决定,董晋心中大骇,更觉肩上担子沉重,面色凝重地对云千梦了头。

        不过,多了这近五万人,对于锦城而言,却是极好的事情,也让董晋对守住锦城更有了信心。

        只是,二王的主要目标是楚王妃,董晋心中沉吟片刻,还是开口劝道:“还是请王妃去卑职的府上歇脚。府内的家丁奴才平日里都会学些拳脚功夫,也能更好的保护王妃。”

        闻言,云千梦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继而清声开口道:“多谢将军好意。只要能够守住锦城,不管本妃身在锦城的何处,皆是安全的。若是失守了,本妃即便是躲进您的府上,只怕也是在劫难逃。将军不必为本妃费心,本妃既然选择了锦城,便是相信将军定会守住锦城,等到王爷的援军前来。”

        见云千梦口气异常的坚决,且从方才的相处也能够看出,面前的女子虽柔弱,却是一不二的果断个性。董晋只能了头,双手向云千梦抱拳退出了客栈。

        “王妃……”见董晋离开,慕春立即上前扶住身子愈加笨重的云千梦,扶着她心地坐下,慕春心地替云千梦捏着明显浮肿的双腿,担忧地开口,“王妃,董府毕竟比客栈便捷,若是有什么事情互相也可有些照应。”

        见慕春的语气中透着对自己浓浓的关心,云千梦低头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慕春,嘴角不由得浮上一抹温暖的浅笑,芊芊素手抬起轻轻抚上慕春一头的青丝,淡淡地开口,“方才我已经过,只要城池不破,咱们在城内都是安全的。可锦城一旦失守,只怕死伤无数。而本妃所在的地方更是会掀起一股抢夺杀伐。我迫不得已选择锦城,已是连累了锦城的百姓,岂能再拖累董将军的家人?况且,我相信爷爷用人的眼光,更相信飞扬定会赶过来。”

        楚王军焦大东边军营中。

        “曲尚书呢?”焦大巡查完军营回到营帐内,见帐内空无一人,便返身走出营帐,问着帐外的侍卫。

        “回焦将军,曲尚书方才领着三千将士出了营帐,已经掌握了敌人的踪迹,请将军放心。”那侍卫立即挺直腰杆,将曲长卿交代的事情禀报给焦大。

        闻言,焦大微微皱起眉头,目光不由得望向军营的入口处,遂对侍卫吩咐道:“让所有将领即刻过来。”

        楚王西北军营中。

        楚飞扬与海全已经交火近两天两夜,只是双方势均力敌,楚飞扬攻势猛、战法妙,但海全却也是稳扎稳打利用人数的优势让楚飞扬一时半会占不到便宜。双方僵持不下,却又同时憋着一口气不肯暂时停战。

        “看来这次海全是动真格了。”暂时从最前线退了下来,楚飞扬手指着地图上朝城的标记轻笑不已。

        海全啊海全,你就是过分谨慎过分心,因此错失了许多次的好机会啊,只守不攻迟早会弹尽粮绝的。

        只是,前段时日双方虽有争斗,却不见海全这般紧揪着他们不放。而从这两日两军的摩擦厮杀中,却隐隐透露出一股异样的感觉,仿若海全是故意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朝城,不想让他有多余的心思注意其他的事情。

        思及此,楚飞扬眉头微微一皱,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却有些捉摸不透海全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孟涛见楚飞扬一身盔甲上血迹斑斑,往日俊朗的容颜亦是灰黑一片,不禁开口劝道:“王爷,连续厮杀了这么久,您歇息会吧。”

        帐内的一众将领见楚飞扬在这样的状况下还能笑得出来,纷纷有些不解。但大家跟随楚飞扬多年,均是知道楚飞扬的脾性,没有万全的把握,楚飞扬绝不会浪费时间浪费兵力与海全相斗。更何况双方激战两天两夜,楚王军这一面还未占到任何的上风,在这样的状况下楚飞扬表情轻松,看来王爷心里早已有了定论。

        楚飞扬摇了摇头,压下心底的不安,微微充血的双目中重新散发出炯炯有神的光芒,不见一丝的疲态。

        心中将近日收集到的情报整合在一起,楚飞扬招手让所有的将领靠近,开口分析道:“齐靖元已经传来消息,近日将会与海沉溪交换人质。这半个月来,海全虽不动声色,但心中定是十分担心两个儿子的安慰。奈何他此时在西北面,而海沉溪等人却是远在京郊,加上咱们这段时日不间断地进攻朝城让海全分身乏术,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海全不能亲自到京郊,便只能多派兵马前去,以防齐靖元对海沉溪以及海越下杀手。”

        “海王素来疼爱海郡王,想必定会多派人马,届时韩侍郎配合北齐太子一举歼灭这一部分人,咱们也算是去了一块心头大患。”孟涛听着楚飞扬的分析,接着开口。

        只是还有旁的将领有些担心那北齐太子会临时倒戈,便提出疑问,“王爷,北齐太子为人奸诈残忍,他此前协助海王夺了咱们不少城池,此时却又帮助咱们,难保他不会借机想吞并咱们西楚。现如今这交换人质的地又是设在京郊,加上韩侍郎又从未有过带兵打仗的经验,万一被北齐太子制服,咱们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此言一出,其他将领纷纷开口出隐藏在心头的疑问,均是对齐靖元的人品德行操守十分的不信任。尤其去年乞巧节齐靖元率兵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京城斩杀了不少西楚百姓之后,大部分将领对于齐靖元其人的印象便相当不好,认为与这样的人联手,无疑是与虎谋皮,实在是太危险了。

        楚飞扬静心听着众人的意见,心中也知众人对齐靖元十分不喜欢,待大家的议论声停止,楚飞扬才开口,“大家的担心,本王均知。不过,既然本王敢与齐靖元联手,自然不会让他趁机作乱,北方边境的五十万军已是蓄势以待,齐靖元若敢有半差池,五十万大军便会立即挥师北上。”

        众人听完楚飞扬的话,心头的焦虑不安顿时烟消云散。只要有王爷的一句话,即便是让他们肝脑涂地,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跟随楚飞扬这么多年,所有人均清楚楚飞扬为人的谨慎与心,想着北方边境还有五十万大军,众人提着的心终于是归于原位。

        “明威将军。”见此事已经谈论完毕,楚飞扬名明威将军杜荣辉。

        “王爷,末将在。”杜荣辉快速地站到楚飞扬的面前,等候楚飞扬的指派。

        “近日粮草运输的事情,本王是交于你和苏启共同负责的。苏启是漕运使,对于粮草运输一事极为清楚,可就是太清楚了,也让他浑水摸鱼了捞了不少的好处。如今玉乾帝被杀,咱们此次与海王辰王一战已是背水一战,若没有容家在背后的支持,咱们是绝对不会支撑这么久的。可就是这样的状况下,苏启竟还想着发国难财,对于此事,你有何看法?”楚飞扬将所有的事情尽数托付给了自己的心腹们,自己则只带兵打仗。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军中的事情。军中所有的事情,调兵遣将、粮草运输,甚至是药材是否及时运到军营,楚飞扬的心中均有一本清晰明了的账目。

        “回王爷,末将正要向王爷禀报此事。”着,杜荣辉从怀中掏出两本账册交给楚飞扬,随即解释道:“这是两本不同的账册。一本是交给户部的名帐,一本是苏启的暗帐。这本暗帐里面,则清清楚楚记载了苏启在每一批粮草物资运往军营时克扣了银两数目。此次容家暗中鼎立相助,几乎是倾容家所有,可苏启的胃口却越发的大了,有的物资竟能从中扣下三分之二的银两装入自己的荷包中。王爷,此人不但是军中的毒瘤,更是西楚的毒瘤。”

        杜荣辉的话刚完,营帐中瞬间炸开了锅。

        谁人能想,在他们为了保家卫国出生入死之死,苏启竟然拿着将士们的救命钱中饱私囊,实在是可恶可恨。若不杀了苏启,怎对得起那些死掉的兄弟?

        “王爷,此人实在是人渣,这样的人若是再留在军中,只怕将士们就要没饭吃了。想想那些死去的兄弟、那些至今还躺在营帐中等着草药救命的兄弟,就算将苏启五马分尸也不能解恨啊。”叶驰满面愤恨,眼底浮现出苏启极大地厌恶。

        杜荣辉听完叶驰义愤填膺的辞,接着又开口,“大家还有所不知,海王此次突然发难,容公子被迫藏身于一处隐秘的地方,苏启却趁机掌控了容家江南的生意,暗地里操纵米粮买卖,让原本就陷入水深火热中的百姓更加民不聊生。只怕,苏启早已将容家的财产占为己有成为苏家的了。”

        楚飞扬翻开两本账册,凌厉的双目扫向第一页的数目,将两本账册第一页的数目仔细地对比了一番,突然猛地合上了账册。

        众人听到声响抬眼看去,只见楚飞扬面若寒霜、眼露寒芒,便知这两本账册的数目定是相差太大,否则向来浅笑温和的楚飞扬岂会一身怒意隐而未发?

        楚飞扬抬起头,目光冷静的看向众人,语气毫不犹豫地对身旁的习凛下命,“习凛,带人悄悄处置了苏启,他的家产尽数没收充公用于购买粮草药材。”

        “是。”习凛立即应下,没有迟疑地转身出了营帐。

        “杜将军,漕运一事,可就全权交给你了,你跟在苏启身边这四个月,相信对漕运的事情已是十分熟悉了吧。”没了苏启,自然要重新命人接管漕运一事,否则后方粮草药材吃紧,这对于军心的团结也是极其不利的。

        杜荣辉临危受命,却不见半紧张,慎重地对楚飞扬了头,郑重道:“王爷放心,末将定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正在此时,楚南山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众人转身看去,楚南山的盔甲上尽是还未干透的血迹,想必定是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

        只是见老王爷满面焦急,看向楚王的眼中更是隐隐喷着怒火,众人心头顿时不解,难不成是前方战事吃紧?否则老王爷的脸色怎会这般难看?

        楚飞扬亦是有些不解,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向来运筹幄的爷爷紧张成这样?

        楚飞扬锐利的双目一扫楚南山,只见楚南山右手死死地捏着一封信件,从信件的颜色可看出,是‘玉家当铺’专用的。

        目光骤然一沉,方才强压下的那股不安蓦然涌上心头,楚飞扬双目紧盯着楚南山,开口问道:“出了何事?”

        楚南山见楚飞扬这般问自己,便知楚飞扬近日忙着与海王打仗,还未来得及询问梦儿的消息,只怕他此时还不知道梦儿那边已经出事了。

        楚南山并未开口,只是将手中捏着的纸条交给楚飞扬,让他自行去看。

        狐疑地接过纸条,楚飞扬铺开已经被捏皱的纸条,冷目一扫上面寥寥数字,心头大骇,面上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焦虑。

        “想不到海全和江沐辰竟同时摆了我们一道。”楚南山看着楚飞扬的表情,顿时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来。

        帐内众将领均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竟能够让两位王爷同时露出焦急的神色,难不成战事又有变故?

        “王爷……”孟涛见楚飞扬面色极其难看,眼眸中冰冷一片,而眉宇间却夹杂着一丝焦急,便轻声开口问道:“王爷,不知出了何事?”

        楚飞扬将纸条死死地捏在手中,却是怒极反笑,寒声开口,“好个海全,好个江沐辰,他们二人竟是派出几十万大军包夹住锦城,将本王的王妃困死在锦城中。难怪近日海全集中兵力对付我们,全然是为了拖住我们的脚步,想趁着本王分身乏术之时捉住梦儿。至于江沐辰……”

        提及‘江沐辰’三个字,众人只觉帐内气温骤降,抬眼望去,只见楚飞扬满面寒霜、神色极其危险,素来温文尔雅的双目早已充斥了嗜血的光芒。

        而初听到这则消息的众将领更是面色大惊,岂会料到海王与辰王竟掌握到了楚王妃的踪迹,如今更是派重兵将王妃困在锦城中,这二人无疑便是想利用楚王妃让王爷投降。

        王妃现在身怀有孕,不管是落到谁的手中,只怕那两方人马均不会容忍梦儿的孩子出生。更何况,以江沐辰对王妃的心思,若是王妃落到江沐辰的手中,只怕……

        这样的揣测,即便只是过脑一遍,已是惊得楚南山满身冷汗,岂敢再在此浪费时间?

        “海王派出二十万、辰王则是十五万,而此时两王手中原本屯积在北方附近的军马,这一两日内也已经往锦城的方向移动。飞扬,咱们必须立即行动,否则梦儿定会落入那两人之手,两军开战锦城定会城破人亡,届时不但梦儿危险,百姓更会保守战火袭击。”楚南山皱眉分析目前的局势,心中焦急不已。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楚王妃》章节( 第三百七十六章 秘密处置)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楚王妃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