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楚王妃>>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的心在哪里?
    分享到: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的心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海沉溪微低下头,看着被自己紧紧禁锢在怀中的夏侯安儿,见夏侯安儿强忍着心中的害怕,强作镇定地回看着自己,海沉溪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眼底更是盛满不屑的神色,突然残忍地开口,“夏侯安儿,若是将你变成本郡王的女人,你夏侯族会不会成为本郡王的后盾?”

        闻言,曲妃卿与寒玉的脸上顿时浮现怒容,原以为海沉溪只是阴沉之人,不想竟与海越一样,均是好色之徒,若是让安儿落入他的手中,只怕……

        思及此,寒玉眉头微皱,想起方才海沉溪在眨眼间便将一丈之外的夏侯安儿捉入怀中的身手,便知海沉溪武功不弱,自己想要在海沉溪的手中救下夏侯安儿,不知能有几分的胜算。shumil.com

        而夏侯安儿在听到海沉溪出这样侮辱人的话后,顿时双眸圆瞪,满眼的不可置信,心底更是涌上无限怒意。

        幸而她心头却知越是紧要关头越是需要冷静,强忍住心头的颤意,绝美的脸上却与海沉溪一样露出一抹相讥的嘲笑,反问道:“如此来,海郡王是想做夏侯族的女婿?既如此,那海王是不是打算放弃攻占城池,准备放弃兵变而归顺楚王?若真是如此,夏侯族自是会应下这门亲事!”

        见夏侯安儿竟能在这样的时刻应对自如,寒玉不禁为她松了一口气,动作不由得放缓,准备观察眼前的形势再行事。

        听完夏侯安儿的反问,海沉溪眼底覆上一层兴味的冷笑,勒住夏侯安儿纤腰的手臂更加使力,直到看到夏侯安儿强装镇定的脸上隐隐浮现痛苦的表情,这才见海沉溪脸上扬起一抹嚣张的讥笑,继而讥讽道:“一个夏侯族,本郡王还不放在眼里。一个的夏侯族公主便想让整支海王军投降屈服,夏侯安儿,你也太天真了!还是你被楚飞扬保护的太好,竟然变得异想天开了?”

        语毕,海沉溪手上力道更重,直勒地夏侯安儿面色微微发白,原本紧抿着的双唇不禁因为呼吸困难而微微张开。

        眼见着自己的上身已是紧紧地贴在海沉溪的身上,夏侯安6▽6▽6▽6▽,m..co︽m儿苍白的脸颊不由得浮上一抹红云,双手更是抵在海沉溪的胸前,企图推开面前不怀好意的海沉溪,尽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方才你的嚣张到哪里去了?以为一个区区的夏侯族便能够吓住本郡王?还是觉得现在自顾不暇的楚飞扬会为你出头?”见夏侯安儿开始反抗,海沉溪却是不以为意,用欣赏困兽挣扎的眼神紧盯着夏侯安儿,眼底尽是不怀好意的冷笑。

        闻声,夏侯安儿一时停住动作,猛地抬头看向海沉溪,心情骤然一沉,只觉一股不安瞬间袭上心头,不由得皱眉问道:“海沉溪,你到底想什么?啊……你想做什么……”

        可夏侯安儿的问话尚未完便尖声尖叫起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夏侯安儿只觉血液倒流,面孔朝下,显然是已被海沉溪抗在了肩头……

        “放下公主!”时迟那时快,寒玉猛地抬手攻向肩抗夏侯安儿的海沉溪。

        “玉儿心……”曲妃卿却是看得清楚,对于寒玉的攻击,海沉溪竟是面不改色地移动了脚步,瞬间便避开了寒玉,惊得曲妃卿轻呼出声提醒寒玉。

        与此同时,海沉溪却早已停步在营帐的门口,此时正面露讥笑地对寒玉讽刺道:“花拳绣腿,不足为惧!”

        “你……”寒玉面色涨红,眼见着夏侯安儿落入海沉溪的手上却无能为力将其救出,心头暗恼,却又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顿足在原地瞪着未将她放在眼中的海沉溪。

        “哼,看来寒澈并不是表面看来的那般文弱啊。一个的寒门子弟,竟有一名身怀武艺的妹妹,这倒是稀奇。”此时,海沉溪的视线已是尽数放在寒玉身上,闪过眼底的寒光让寒玉心头一沉,只觉在海沉溪的目光下通身冰冷彻骨。

        就在寒玉思索海沉溪此番行径为何意时,营帐内已响起海沉溪阴鸷无情的声音,“来人,给本郡王好好地看住寒玉和曲妃卿。”

        语毕,不等寒玉曲妃卿出声拦住海沉溪的脚步,便见他扛着在挣扎不休的夏侯安儿出了营帐……

        “海沉溪,放我下来!”夏侯安儿一张俏脸涨红,盯着海沉溪背后的盔甲低声吼道,两只紧捏成拳的粉拳不住地隔着战衣捶打着海沉溪的背部。

        可惜夏侯安儿力气,她的捶打对于海沉溪而言不过是搁靴抓痒,无关疼痛。

        海沉溪一路走到自己的营帐,在侍卫诧异的眼神下面色如常地扛着夏侯安儿带入营帐内,随即将夏侯安儿摔在地上,还未等夏侯安儿从剧痛中回过神来,他已蹲在夏侯安儿的身旁,冰冷的右手用力握住夏侯安儿精致的下颚,逼得她看向自己,寒声道:“夏侯安儿,莫要以为自己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便觉得世上所有的男子都会围着你打转!我不是海越那种蠢货,看到女人便迈不动脚步。更不是楚飞扬那种痴情种子,把云千梦当作稀世珍宝捧在手心。这世上的女子,我见得多了,你不过是其中一个,还是最没有特色的一个,别妄想我会对你怜香惜玉!”

        下颚处被海沉溪紧紧地捏住,肌肤和骨头的疼痛让夏侯安儿额头渐渐沁出一层冷汗,只见她脸色苍白,可眼底却泛起前所未有的倔犟神色,看向海沉溪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之情,让原本想以力量取胜的海沉溪在她这种眼神下,心头竟浮上挫败与无力感。

        夏侯安儿头一次这般好不退缩地盯着海沉溪,甚至在海沉溪想要在她的目光中转开双目的情况下,仍旧紧紧地盯着海沉溪,丝毫不放过海沉溪脸上眼中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啪!’感受到下颚的痛楚感减轻了些许,夏侯安儿突然抬起左手打掉海沉溪的右手,继而神色一冷,犀利地开口,“海沉溪,你用不着这般故意贬低我。即便我是无盐女,即便我是最没有特色的一个,但至少我愿意面对我自己的心,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也曾为这些而付出努力过!可你呢?你从到大便沉浸在自己的仇恨中,这半生你的心里除了仇恨还剩什么?除了报仇你便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你从未想过自己到底为何活着,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能干些什么!你与那些百姓相比,也不过是比他们出生好罢了,除此之外,你只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连自己的心在哪里都不知道!”

        夏侯安儿话音刚落,痛楚感瞬间又袭上下颚。

        待夏侯安儿再次抬起那双水眸看向海沉溪时,只见他原本冰冷无情的双目早已爆红,往日总是噙着冷笑的脸庞上布满了怒容,在她的面前首次没有隐藏他心中的怒意,而将他所有的情绪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疼痛感让夏侯安儿柳眉轻蹙,却是倔犟的不肯开口求饶,海沉溪亦是半也不退让,眼中嗜血的光芒越发强盛……

        “痛……”突然间,夏侯安儿只觉眼前光线一暗,唇上立即传来一阵剧痛,随之而来的是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

        感受到贴在自己唇上的薄唇冰冷无情,夏侯安儿试图往后退去,可海沉溪却是更快一步地伸出左手压住她的后脑按向自己,丝毫不给她逃跑的机会,雪白的牙齿随即又猛地咬住夏侯安儿的唇瓣,用尽力气地撕咬着,惩罚着夏侯安儿方才对他的不敬与剖析……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是这么看待他的!他身为海王最疼爱的儿子,是西楚鼎鼎有名的海郡王,他有着旁人所不敢想想的财富和能力,他的身份让他人不敢企及!

        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将他讲得一文不值,将他心底最深处的孤独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她想干什么?想得到他的爱?还是想劝他投降?

        直到一颗夹杂着咸味的泪珠滑入两人的唇中,海沉溪烦躁的思绪猛然惊醒,瞬间推开夏侯安儿狼狈地站起身,爆红的双目中带着无人敢直视的戾气,看着趴在地上双唇被咬地斑斑的夏侯安儿,海沉溪没来由地皱了下眉头,却又在下一刻恢复了素日的冷酷,寒声讥讽道:“夏侯族的公主,滋味也不过如此!”

        闻言,夏侯安儿脸色一怔,却是抬手抹去眼角的泪珠,面色淡漠地回应道:“海郡王也是常人,并无过人之处!”

        “夏侯安儿,你少装神弄鬼,什么都不知道竟还敢装着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最厌烦的便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夏侯安儿的话让海沉溪如被踩到尾巴的猫,顿时冷言相讥!

        “把自己困在过去中的人,便是你自己!让自己被困在仇恨中的,依旧是你自己!海沉溪,人死不能复生,为何活着的人还要被束缚在这种仇恨中?”夏侯安儿双目清澈见底,盈盈望向海沉溪,并未再次与他争锋相对。

        ------题外话------

        祝大家蛇年快乐,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楚王妃》章节(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的心在哪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楚王妃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