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不良之谁与争锋>> 1996 惠子,我的朋友
    分享到:

    1996 惠子,我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这一幕,可真真正正地把我给惊到了。

        起初听到惠子的声音,我还以为出现幻觉;看到她从黑暗中走出,心里已经吃惊不小;再看她以训斥的口吻和上原飞鸟说话,而上原飞鸟也只有老实受着的时候,我心里的震惊简直就要突破天际。

        不过说实在的,我都有点认不出惠子来了。

        现在的惠子画着浓妆,极黑的眼影、雪白的面颊、大红的嘴唇有点像甄嬛传里甄嬛最后登上皇太后之位的模样,一股浓浓的上位者气息,一身“顺我者昌、我者亡”的气魄。

        冰天雪地中,她穿着露肩的礼服,像是要去参加什么晚宴的太后,雪白的肩膀和整个冰雪世界相得益彰。自从惠子和筱田建市一起失踪之后,道上就再也没有他们二人的消息,山口组将整个东洋掘地三尺也没找出他们,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出现了,不知筱田建市在不在附近?

        我本能地朝四周看去,惠子却打断了我的思绪,说不用找了,筱田先生已经死了,山口组现在的组长是我。

        “!!!”我的心中再次充满震惊,真的有点无法接受这件事情。

        短短五分钟内,让我震惊的事实在太多,我在山中的这几个月来,外面到底发生了多少是我不知道的事?不过惠子继任山口组组长的事,应该是近一个礼拜才发生的,因为千夏却没有告诉我。

        这话从惠子口中说出,又有上原飞鸟在旁边背书,我不怀疑其真实性;但我还是非常疑惑,惠子在山口组里一无根基二无人脉,是怎么成为山口组组长的,上原飞鸟也对他言听计从?

        如果惠子真的做了组长,那东洋三大暴力团就都是女性当家了,可娜娜和千夏和自家上任会长都是直系亲戚,继承会长之位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可惠子是怎么回事,她只是筱田建市的一介情妇吧……

        就算筱田建市被她蛊惑,要把组长之位传给她,可她能让手底下的人服气么?当老大可不仅仅有人扶持就能上位,关键还要看自身的能力,否则就算当了,没几天也会被人给撸下来。

        惠子似乎看穿我在想些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说左飞,我现在是山口组的组长了,手中掌握的权势不比千夏小,甚至还胜过她了……你,愿意回来么?

        我的心里一震,知道惠子说的“回来”是什么意思。

        在千夏出现以前,我和惠子的关系很好,甚至有点暧昧的味道,别人也老拿我们两个开玩笑。虽然我不止一次地和惠子说过我有女朋友,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好,甚至以女朋友自居,禁止其他女生接近我。

        七姐妹的老大嘛,在旭川还是有点话语权的,等于一个人将我给霸占了,我也只能哭笑不得。

        但是这一切,在千夏出现以后就全变了。惠子的背景够硬,千夏却比她的背景还硬;惠子的手段够狠,千夏却比她的手段还狠;在千夏来到旭川的第一天,就狠狠给了惠子一个下马威,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了极大的脸;而且事后,惠子也不敢有任何反抗,只能远远避开千夏的锋芒;所以这完全不是“既生瑜何生亮”的局面,根本就是“关羽温酒斩华雄”式的碾压。

        不过能让惠子聊以自慰的,就是断言我绝对不会和千夏在一起。她在私下和王义、夏天他们闲聊,说我在国内有个女朋友,感情非常的好,不管千夏怎么追我,我也不会答应云云;还说像千夏那种千金大小姐,就是图个新鲜而已,玩几天玩腻了自己就走了。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没几天我和千夏就宣布在一起了。

        这其中的深层原因,肯定是她不能够知道的,所以她就有点接受不了,认为我是贪图千夏家里的背景,才发生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直到今天……

        所以,当她作为山口组的组长站在我的面前时(虽然我还是不知道她是怎么上位的),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她已经是山口组的组长,问我愿不愿意回来。

        我轻轻叹了口气,说惠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惠子喘着粗气:“我是不如她漂亮,还是不如她有能力?如果她不是清田次郎的女儿,她能有今天么?而我,却是真真正正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无论怎么看我都比她强多了!”

        我还是摇头,说惠子,你真的误会了……

        “惠子?!”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千夏的声音。她终究还是不放心,所以出来看看,结果一眼看到惠子,自然惊声叫了出来。

        不过惠子并不惊讶,眼角闪过一丝寒芒,嘴巴冷冷张开:“杀了她!”

        时至今日,惠子仍旧极其痛恨千夏;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颗怨恨的种子不仅没有消亡,反而愈发壮大,在惠子的心里开枝散叶,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半坐在地上的上原飞鸟一跃而起,拾起地上的长剑便朝千夏刺了过去。

        千夏叫了一声,立刻便往后退,我则迅速拦截上原飞鸟,又和他叮叮当当地打了起来。而惠子则摸出一柄长刀,呼呼地朝着千夏劈了过去,我的天,这是有多大的仇?

        千夏使出缠龙手来应战,两个女生迅速打在一起。

        我只恍了她们一眼,便知惠子虽然失踪了小半年,但是实力并没有什么进展,还是打不过千夏,所以就放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和上原飞鸟缠斗。

        我和上原飞鸟都是决定高手,打起架来默不作声,不过每一招都是杀招,步步惊险;而惠子和千夏都是低手(在我眼里是低手),打起架来却呼呼喝喝地聒噪不已,常常招未到,声先至。

        惠子咬牙切齿地痛骂千夏,口口声声地说要杀了她;而千夏则不断质疑惠子是不是脑子有病,不就当初打过她一顿吗,又是出走又是报复的,至于怀恨在心吗,又不是没道过歉?

        不过话说回来,千夏这种思想也是典型的校园霸凌者思想,总觉得自己不过是随便打了几下而已,受害者至于那么耿耿于怀?却不知给受害者造成多大的心理影响。

        所以虽然我是站千夏这边的,但也觉得她当初确实是做错了。

        小半年前,我就能和上原飞鸟勉强相斗;如今我实力大进,当然能够胜过上原飞鸟。上原飞鸟越和我打就越是心惊,越是心惊就越心慌意乱,估计怎么都想不明白我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提升这么多实力的。

        就是在富士山里练功,也不至于进步的这么夸张吧?

        高手相斗,如果一方心慌意乱,那么必然漏洞百出;上原飞鸟想掩饰自己的心慌和失误,不断加快手中剑的速度,并且各种奇招怪招频频使出,我却毫不理会他的怪招,一把抓住他的剑锋。

        “够了。”我说:“你心里应该明白,以你刚才失误的程度,我至少有十三次机会要你的命,但我都没有动手,不是因为我心肠软,而是因为我和惠子小姐是朋友。”

        我说的这句话,上原飞鸟听见了,惠子也同样听见了。

        惠子本来和千夏斗得激烈,听到我这句话,就好像被人点了穴道,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了;这就被千夏抓住机会,狠狠在她胸口抓了一下,惠子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惠子小姐!”

        上原飞鸟扑了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惠子却把上原飞鸟的手甩开,朝我这边看了过来:“你把我当朋友?”

        我点头,说当然,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

        惠子却冷笑一声,说是吗,那以前千夏打我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像以前那样帮我?

        我哑口无言。

        其实我当时帮了,我拦着千夏不让她打当然这在惠子眼里看来并不算帮,真正的帮应该是反过来去打千夏,但是,怎么可能?

        惠子慢慢站起来,上原飞鸟又上前去扶起了她。

        惠子看着我的千夏,冷声说道:“从今天起,山口组和稻川会势不两立!稻川会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会和樱花神合作,一起干掉你们!”

        说完,惠子便转身而去,和上原飞鸟一起朝着黑暗中走去。

        千夏有点着急,说师父,你听到她刚才的话了吗,这人肯定会是咱们的心腹大患,你既然能打过上原飞鸟,为什么不趁着现在干掉她呢?

        我说第一,我下不了手,上次就是惠子救了我一命;第二,你以为这附近真的只有她和上原飞鸟么?其实是她放过了咱们啊。

        千夏恍然大悟。

        我们的车子被毁,暂时回不去东京了,当晚只好在农户家里借宿。第二天一大早,千夏给手下的人打了电话,让人过来接了我们,才回到东京市区。和猴子会面之后一问,才知道惠子果然已经继任山口组组长之位好几天了。

        “怎么回事?”我实在无法想像惠子是怎么在强人辈出的山口组中脱颖而出、登上大位的。

        ps:晚上好。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不良之谁与争锋》章节( 1996 惠子,我的朋友)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不良之谁与争锋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