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不良之谁与争锋>> 1994 守株待兔
    分享到:

    1994 守株待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辛辛苦苦挖了个陷阱,又辛辛苦苦地把游海引过来,本想利用手段将他坑杀,结果还是没能将他杀死,看来只有真刀真枪地和他硬拼。【】

        然而,正当我准备出手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突兀的枪响。

        再看游海,胸前已经染成一片鲜红,接着身子再次坠入坑底,数十根木刺齐齐扎入他的身体,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回头一看,一个人握着手枪呼哧呼哧喘气,正是千夏。

        我叹了口气,说我不是让你藏好就行吗,我可以杀了他了的,他的剑对我根本不起效果。

        “师父,你别骂我了,我做不到只是旁观的。”

        千夏哼哼一声,再次扑到我怀里。一团温香软玉在怀,就是再大的气也撒不出来了,更何况她刚才还帮了我,而且时机拿捏的非常准确。游海和我的较量是纯高手间的较量,片刻心都分不得,尤其刚才生死存亡的时刻,游海更是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对付我,所以反而让千夏趁虚而入。

        这姑娘还蛮厉害的,越来越有王瑶的风范了。

        ……原谅我总是想起王瑶。

        游海死了,樱花神的得力干将又除一个,我和千夏都挺高兴。这次可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俩都没想到能在这碰上游海,还能把他杀了,这次出来玩得大有收获。

        我俩就地把游海埋了,也没清理现场痕迹什么的,反正一场雪下来就全掩埋了。完事以后,我俩又踩了雪橇往回走,路上还打了两个野味野山鸡和野兔子,冬天野味本来就少,能打着已经不错,回去又能改善伙食。

        到了我俩住的地方,便开始生火做饭,这几年跟猴子学了不少,尤其烧烤这个技能都点满了。来富士山之前,我就知道少不了要烤东西吃,所以各种工具都有。

        吃过之后,又练了会儿功,天色暗了下来,我和千夏便进帐篷搂抱着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千夏先起来了,要张罗着给我弄早饭这几天一直都是她给我弄的,弄得好不好吃先不说,但这份心挺让我感动的。

        曾经的千金大小姐,现在又贵为稻川会的会长,放下身段亲手给我做早饭,这么好的姑娘上哪找去?有千夏给我做早饭,我也能多睡一会儿,所以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千夏小心翼翼地越过我的身体,又伸手把帐篷的拉链拉开,身子刚跨到外面,就听一声尖叫传来。

        “怎么了?!”

        我立刻跳起,窜出帐篷外面。

        “那、那……”千夏哆哆嗦嗦地指着距离我们不远的一棵大树。

        我看过去,不禁跟着流出冷汗。那大树之上吊着一具尸体,正是我们昨天才联手杀死的游海。游海的脸正对着我们,脸上还戴着那副狰狞的恶鬼面具,浑身上下遍布血迹,已经冻成了一根冰柱。

        此时无风,也无雪,游海的尸体就静静地挂在那里,看上去一副与世无争的恬静模样。

        我和千夏都是见过大世面的,当然不会害怕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但游海的尸体是我俩亲手掩埋;过了一夜,却出现在距离我俩不远的大树上,这事委实太过匪夷所思了点。

        换做谁,谁也要慌一下的。

        我俩都是无神论者,所以不相信这是游海诈尸,自己跑过来吊在了树上;很明显是有人刻意把尸体移到了这,就是为了吓唬、警告我们两个。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干的?

        樱花神?游海在这练剑,他应该是知道的,但他应该没这么无聊;以他的实力,直接找我报仇就好,完全没必要苦兮兮地把尸体搬到这来,就为了第二天早晨吓我一跳?

        那是游海的手下?游海在这练剑,也有可能带了几个手下,只是当时不在,做其他事去了;等返回来,发现游海已经死了,接着一路顺藤摸瓜,找到我和千夏,又把游海的尸体挂起……

        不不不,不可能,哪有手下这么不尊重大哥尸体的?

        那到底是谁干的,是谁这么无聊?

        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搞这些歪门邪道干嘛?

        千夏显然被吓坏了,一张脸变得煞白,身子也哆嗦不已。我轻轻抱着她,说没事,搬尸体过来的人实力一般,只是为了吓唬咱们。

        “你怎么知道?”

        我指着距离我们至少哟十几米的大树,说你看,那玩意儿和咱们有段距离,说明什么?说明对方也不敢靠咱们太近,怕惊动了咱们,所以才敢在远处作祟;没事,宵小而已。

        当然,我也只是胡乱揣测,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慰千夏。

        千夏果然放松了一点,又恨恨地说:“是谁这么无聊,抓到他一定要把他杀了。”

        “过去看看。”

        我朝着大树走过去,本来不怕尸体的千夏现在也有点怕,小心翼翼地扯着我的袖子跟在我的身后。走到大树跟前,我先检查了一下游海的尸体,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两样,又检查了一下四周,也没发现什么踪迹。

        这么看来,对方是高手啊。

        当然,这话我肯定不会和千夏说的,只说对方既然把尸体搬到这来,说明咱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不管对方实力如何,小心起见,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千夏立刻答应。

        千夏还想回去收拾行李,我阻止了她,说不必了,咱们直接走吧,离开这里再说。

        我俩便踩了雪橇,在大山里穿行,准备出山。能滑的地方就滑,不能滑的地方就走。从我驻扎的地方到出山有三十多公里,再加上积雪满地,所以比较费劲,一上午才走了一半路程。

        “歇歇吧。”我看千夏累了,便主动停了下来。

        千夏把雪橇一抛,一屁股坐在一棵树下,刚想喘两口气,就又“啊”的一声大叫起来,接着又连滚带爬地朝我扑了过来。我赶紧将她抱住,朝她刚才倚靠的大树看去,只见树干下面又垂下来一具尸体。

        竟然还是游海的尸体。

        千夏这次是真的吓坏了,浑身哆嗦地都快哭出来了;其实我也惊得够呛,只是我知道我要是再惊,千夏就更没安全感了,所以佯装淡定,拍着千夏的脊背说没事、没事。

        但,没事才有鬼啊,对方显然已经盯上我们,才三番两次地拿游海的尸体吓唬我们。

        这是干啥,猫逗耗子?

        我确实见过无数大风大浪,但这种伎俩还真是第一次见,净拿一具尸体来吓唬我们,有意思么?在短暂的沉淀思绪之后,愤怒迅速取代了恐慌,既然对方一直跟着我们,有什么冤仇出来做个了断就是,何必一直要搞这种鬼鬼祟祟的东西?

        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点儿刚么?

        又看到千夏被吓得不轻,任凭我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一股怒火不禁从心头起,当即冲着四周大骂起来,骂对方是鬼鬼祟祟的瘪三,是只敢藏在暗中的臭虫;还断定对方一定不敢现身,因为对方一定长得丑陋极了,还存在着一定的智商缺陷,是近亲相奸的产物等等。

        用日语骂完了,还用汉语骂;骂汉语,词汇就多了,从天上一直骂到地下,把对方的十八代祖宗都骂出翔了。我的骂声在丛林之中久久回荡,但对方就是耐着性子不肯现身,定力实在够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空骂也并非没有效果,本来受到惊吓的千夏都被我给逗笑了,不停问我这是什么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其实我这些骂人的话都是跟猴子学的,网络上喷子本来就多,一言不合就开骂的比比皆是,猴子能从其中生存下来还活得很好,自然相当牛叉,我稍微跟他拾点牙慧就能把人骂得狗血淋头。

        我都骂成这样了,对方都不现身,不知是不敢现身,还是觉得没有玩够。

        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要赶路了。

        “那要是在前面,又有人把尸体运过去怎么办?”千夏问我。

        “运就运呗,不用管他,那人可能有恋尸癖。”

        千夏再度被我逗笑,于是我俩便继续往出山的方向行去。

        不过这一次,我们并没有老老实实地离开,走出去数百米后,我便和千夏拐向另外一条小路,然后又绕回了之前所呆的地方,并且找了一块巨石将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

        游海的尸体还挂在那里,风儿一吹,摇摇摆摆。也是可怜,死了还要被人这么折腾。

        千夏悄悄问我,这么等,行吗?

        我说行的,对方还没玩够,肯定还会继续玩的;之前咱们在明,对方在暗,现在调下方位试试;在我们华夏,有个成语就叫做守株待兔。

        不出所料,过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有脚步声自丛林中响起。我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雪地中走出一个黑衣人来,头上还戴着连衣帽,看不清楚脸。他走到大树的下方,将游海的尸体抱下来,抗在肩上转身就准备走。

        这一转身,终于正面对着我们,我们也看清了他的脸。

        我和千夏都是一脸惊讶,竟然是他!

        ps:晚安。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不良之谁与争锋》章节( 1994 守株待兔)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不良之谁与争锋让更多书迷知道。